黑豆江.png 

看『來不及說再見』,令我聯想到鍾孟宏導演在二○○六的紀錄片『醫生』。

它是一部紀錄片,任職於邁阿密兒童醫院的溫醫生來自台灣竹東,與妻子兒女長居美國。二○○三年一位十二歲的秘魯男孩Sebastian越過赤道來到他的診療室。這個罹患神經外皮層瘤的小生命與溫醫生多才多藝的兒子Felix有許多相似之處,他們都喜歡畫畫、種樹,並著迷於蛇類。然而,七年前,同樣的年齡,Felix在一九九六年美國國慶日午後,客家祖父母首度訪美團聚之際,離奇地在衣櫥裡結束自己的生命,房門上留下一張令人費解的公告。

 
溫醫生在治療
Sebastian期間,打開了兩百多個塵封已久的紙箱,關於兒子的回憶一一湧上。一位經歷喪子之痛的父親,慢慢在鏡頭前溫習兒子生前的一切;他讀著兒子愛讀的書、檢視兒子生前的畫作,在沉默與面對之間,溫醫生持續傾聽自己想念的聲音,同時細心地找出病人體內不尋常的腫瘤。然而,關於人生的不可測,他是如何理解的呢?

 
整部片由Felix生前在家中所拍攝的家庭短片以及溫醫師的描述,感覺自己完全進入到他的情緒裡面,也從旁觀者看一位父親對於兒子死的不理解以及不捨,就算十年過去了孩子的影像依然清晰。

 
鍾孟宏導演描述,他在與溫醫生聊這件事時,覺得自己好像殘忍的在剝開一個好不容易結痂的傷口,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在電影院整個大潰堤,親情以及死亡是我的死穴,每次光看新聞就可以落淚了,但我覺得必須去強迫自己接受死亡這件事,試著不留下遺憾才是自己該做的功課。

 30114.jpg 

 

文中部分影片簡介擷取自自開眼電影

如果你對這部片有興趣,連結到醫生官方部落格

相關訪談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