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芬  

這幾天天氣變冷了,昨晚幫女兒裝被套時,我與攤在一旁小沙發上的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忘了是聊到什麼樣的話題,我對女兒說,「妳剛上小學時,常常不想上學,我都幫妳請假,記不記得?」女兒那張原本洋溢開心的臉龐,突然沉了下來,眼眶霎時間就泛出了淚光,臉頰也泛紅了起來。

說實在的,當下看到女兒這突如其來的反應,有幾秒鐘的時間,我是不知如何是好的。只記得腦袋中,有想法流過「怎麼了?」「咦,我剛剛說錯話了嗎?」「剛剛說到哪裡,線索一定就在那裡!」「看她的反應肯定有委屈,我得鎮定。」於是,很想把握這個修復彼此關係的好機會的我,在混亂中提醒自己一定要認真看著女兒的雙眼,口裡擠出了幾個字。

「妳,覺得有委屈?」

「嗯,每次我想回家都要編理由。」眼淚從女兒的眼眶悄悄滴了下來,我卻聽到了聲響。輕輕揭開的心結,竟讓我的內心晴天霹靂。

「妳是說,即使那時媽媽跟妳約定好,在妳還沒準備好之前,只要妳開口,我都會去接妳回家,還是讓妳感到不舒服嗎?」我盡量穩住自己,把心裡的疑問說了出來。

「對啊,就算我回家了,妳還是碎碎念呀!結果,妳根本還是希望我去上學嘛!」

「妳是說,那時候,妳希望媽媽就把妳接回家就好,不需要說道理的,是嗎?」

「嗯,妳說的道理,我都知道。但我就是想回家,只好想破頭找理由嘛。」

 聽到女兒的真心話,就像是被武林高手用內力轟了一掌。沒想到,小小的她竟然能把我當時企圖用最「美麗」詞藻包裝的內心最深處的期望給看破,而且還勉強小小的自己去符合媽媽的期望。於是,,就像每一次一樣,這次我也打算誠實面對女兒說的事實,誠心地向她道歉。我放下手上的被套,走到她身邊,彎下腰把她抱滿懷。

「讓妳委屈這麼久,我好心疼喔!真的對不起,讓妳委屈了。那時,媽媽應該要把妳接回家,讓妳安心待在家裡就好。讓妳擔心了,對不起。」

「我也要謝謝妳在隔了這麼久之後,還是願意把心裡的不舒服跟我說,我真的很高興。這樣我才有機會瞭解妳真正的想法,也才能修正錯誤。謝謝妳!好愛妳!」

女兒在我懷裡窩了一陣子,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我繼續弄著被套,邊想著,五年級將近150公分的她,剛剛仿佛回到一年級小小個子的她。人長高了,但內心的委屈居然還停留著。如果不是神來一筆,這心裡的不舒服會抱到幾歲呢?如果不是這樣的親子關係,那內心的委屈(不被了解)又會有怎麼樣的累積與變化呢?

 

耳邊響起那天與好友們聊天時,好友們說著跟自己孩子說理說不通的各種惱人狀況。雖然,我在一旁提醒著好友們「理說太多了,要多同理孩子的心」、「事情要拉成一條線來看,理可以慢慢說」,但昨晚女兒的一席「告白」,讓我理解,原來當孩子發生狀況時,除了不急著說理、選擇跟孩子站在同一個立場同理他之外,事後更不能趁機說理試圖說服孩子。

我自己也還沒完全想透。因為女兒,我終於知道,不管我們的表面功夫做得多麼的好,我們的詞藻多麼的動人,內心的堅持如果凌駕照顧孩子的心,那麼,孩子就是能窺知。他將能窺知,自己不是被父母全然接納的。

那麼,縱使自以為做到了無條件的愛,也只是父母自我滿足的假象罷了。

創作者介紹

愛閱讀,就是我的Style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oistyle
  • 很喜歡你的最後結語。很貼切ㄋ
  • 謝謝您的欣賞~~

    shymau 於 2012/09/24 09: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