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e.png 

 

「相逢必有目的  世間沒有意外」 

看到山川紘矢先生寫在《相信靈魂轉生,改變人生》這本書中的這句話時,我深受震撼

因為在此之前我便經常在思索著這件事——在這個世上到底有沒有意外?我會喜歡上那個樂團主唱到底只是場意外?是我的執念?還是宇宙的別有安排?

 

從前,我很討厭日本,討厭日本人,也不怎麼喜歡日本文化

(惡質的武士道,可惡的小日本——當時我是這麼認為的。)

因為我很喜歡歷史,每回只要讀到日本侵華史實的那一段就會讓我對他們恨得牙癢癢

所以,當身旁的朋友前仆後繼的成為「哈日」一族時,我卻仍堅持著對日本的「抵制」

可是,就像受到詛咒般,非常嘴硬的我「終於」在99年的夏末踢到了鐵板

 

我記得那是我剛從上海放完大假後回來的某一個晚上

在結束了聯考也確定了自己就讀的學校後,我百無聊賴地攤在沙發上轉著遙控器

剎時,一個日本樂團(L’Arc~en~ciel)的演唱會吸引了我的目光

因為主唱的「魅力」(好吧!我承認我是外貌協會的),所以我耐著性子看完了一個多小時的節目

不過,就這樣了,除了知道有一個叫做L’Arc~en~ciel(彩虹)的日本樂團還有覺得那位叫做hyde的主唱很帥以外,其他的就什麼都沒了

本來以為這不過是曇花一現的「緣分」,沒想到卻是個開端

四、五個月後,當電視上在播放一隻唇膏廣告時

莫名地,我竟耳尖地立即就聽出了那是hyde的聲音,認出了那是L’Arc的音樂(一直到現在我都非常佩服自己當時怎麼會那~麼「神準」)

接著也是莫名的,我竟破天荒地去買了第一張日文單曲,而且還是首只聽了幾句的廣告歌

然後就從那張單曲開始,我愛上了hyde填的詞

為了不透過翻譯真正讀懂他想表達的意思,約莫半年後,我學起了日文

也因為hyde的關係,我開始接觸了日本文化,並從此深陷其中

 

在學習日文的過程中,我完全沒有接受過任何正規的訓練,最多的還是以自學為主

但是在2006年中文所畢業前夕,從來沒有離家生活過的我卻突然暗自下了一個決定——如果沒有考上博士班,就去日本留學吧!

在此之前,我雖於2000年時曾造訪過日本東京,但當時因為是跟著旅遊團,所以對日本的印象並不深刻,而且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年來雖然也陸續到過各地去旅遊,但就是沒有再訪日本的念頭

可是,2006年那時的我,也不知是被鬼遮眼還怎麼了?居然會興起了一個人上日本遊學的念頭,當時,同門對我的決定也頗感不安,因為她也知道自讀到研究所以來我可是從未一個人在外生活過的,如今卻突然要獨自去到一個人生地不熟還兼語言不通的地方,她擔心我可能會無法適應

可是,就在我做了那個決定後不久,一個夜晚,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自己開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開始時的起步雖有些阻礙,但沒過多久就一切都變得很順利,只是在這個夢中,我所駕駛的車是右駕

 

幾個月後,博士班放榜,我沒能擠進那窄門,於是便開始準備遊學的事項

一開始,我的目標鎖定在北海道,雖然東京、大阪等大都市的資源較為豐富,但向來不喜歡人群的我,對於擁擠的大都市可說是敬謝不敏

可是,緣分這種事真的很難說,雖然不想承認「現實的一切都在計畫中」,但最後因為某些原因而不得不選擇大阪的我在出發前夕竟於觀音亭那兒抽到了一張籤:

今行到此實難推
歌歌暢飲自徘徊
雞犬相聞消息近
婚姻夙世結成雙

我不知道這累世的緣分是與人抑或與土地?

總之,因為那次的遊學我不僅認識了一位只與我相處短短不到24小時就直認為我與她有緣而稱呼我為「女兒」的大阪媽媽

也因為那次的遊學,而讓和歌山的山海永遠烙印在我心上,成了我每回前往關西時必訪的「桃花源」

(附帶一提,和歌山是我最喜歡的hyde的家鄉。當時選擇遊學的學校時,我並沒有想過要去追溯hydeL’Arc的歷史,只是一心一意地想往人少的地方走,但在回來台灣後才發現,原來最後我所選擇的學校以及學校為我安排的宿舍竟與「過往的他們」如此的靠近,不知道這樣是不是也能算得上是「吸引力法則」呢?)

 

因為這一連串的事情(尤其是大阪媽媽的部分),我開始思考,當年,我多看了hyde的那一眼是不是真的完全沒有意義?

山川紘矢先生在書中說:「這種事情會發生,一定是你的人生腳本早已安排了這段劇情。你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事物,對於現在的你全都有其必要性,無論那是好事還是壞事——。……世界上所有一切事物都在指導靈的預料之中……你的人生只會發生必要的事件。

回過頭來想想,如果當年華視沒有播出那場演唱會,如果我沒有正好從上海回來閒著沒事做,如果四、五個月後我沒有耳尖地認出hyde的聲音,又如果hyde沒有寫出〈finale〉這首詞而te chan也沒有譜出那難得一見、迴腸盪氣的長曲,那這輩子,日本或許永遠都將與我絕緣

我不會去學日文,不會喜歡上日本文化,不會去日本遊學,不會戀戀和歌山,不會認識我的大阪媽媽以及我的瀋陽好友,當然也就更不會成為一位日文編輯來到這間出版社。

如果沒有上述的如果,那麼,現在的我又是在哪裡?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

這麼想來就不禁讓我覺得,hyde這個「距離遙遠」的樂團主唱雖然看起來像是猛然出現在我生命中的一個小點,但這個小點卻串起了日後無數條線、無數個可能

這要我怎麼相信當年多看的那一眼純屬意外?

 

9789862590126_bc.jpg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