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芬  

想當年努力往不打不罵邁進之後,成為我的教養支柱之一的就是「說理」了。遇上孩子的表現不符合我心目中的理想狀況,或是孩子有問題時,雖然不至於做出負面處理,我卻總是急著要藉由說理或是說故事轉變孩子。 

一開始,孩子們是默默接受我的方式的。時間久了,在我才開了個頭說「媽媽要來說個故事」時,兒子或女兒就會急著堵住我的嘴說「好,我知道了,你不用說。」老實說,這樣的反應雖然讓我受挫,卻也不到困擾我的地步。 

四年級上學期,幾乎一整學期,女兒在學校有了嚴重的人際衝突。幾個女孩為了鞏固自己本來的人際關係,做出了傷害彼此的事。每接到老師的電話,我就知道一點表面的最新發展狀況,雖然明瞭,在事件中,女兒傷害了別人,肯定也受了委曲,但無論我怎麼跟女兒談,就是無法讓她敞開心來跟我說真正的感覺與想法。這樣的情況,讓我困擾極了。 

現在回頭想想,當女兒在人際風暴中困擾,我在同理女兒的心情時,卻仍執著於要說出個理來導引她,這麼做絲毫沒有幫上忙。所幸,當時我明白,問題在於,我跟女兒的互信基礎還不夠,還需要再想想努力的方向! 

左思右想怎麼也理不出頭緒,學期已經接近一半,情況仍未改善。一天,突然靈光一閃,心底冒出個疑問「說理,有讓孩子感受到我們接納她嗎?」「會不會,理說太多,沒打算真心好好了解人的狀態,反而讓她感受不到被接納,因此把她推得更遠?」 

這麼一想,當下我決定放下「說理」,告訴自己只做一件事,就是誠實地跟女兒談事件發生至今,我的心路歷程。當天跟她談的細節,我記不清了。但有一段話我記得很清楚,「我猜,我一開始就講道理,讓你感覺媽媽在乎的是解決事情,而不是你。但媽媽想讓你知道,無論你遇到任何事,我都會陪著妳一起面對,一起想辦法解決。而且我猜,道理妳都知道,所以以後我會試著先照顧妳,不急著說道理。」 

事實上,即使那天我這麼說,事情還是存在,女孩們依舊糾葛。但放下說理,先照顧人,確實讓女兒慢慢放下了心,願意說出的心裡話越來越多,我也才能慢慢把事件拼湊出來,也才能漸漸地幫上更多的忙。 

持續了一整個學期的事件,表面上惱人,實際上,收穫最多的卻是我。 

暑假至今,女兒才剛入手的手機就失而復得兩次。過程中,我跟爸爸都忍住不說理,就只是陪伴與聆聽,當然,不可能再花錢買新的,也在陪著想辦法時說明清楚。過程中,女兒有好多反思,比方說,手機不能放口袋、越心愛的東西越要用心收好、使用太貴重的東西反而被那個東西控制了。當中也有獲得,當她找不到手機時,甚至猜想手機是掉在樓梯間,被某人撿走,刻意不歸還,對於人性的惡感到傷心。當發現手機是放在自己不經心放置的位置時,又對自己之前往壞處猜想有一些心得。 

我想,以上這些結果,如果是在說理的對待下,一定不會發生。因為人一旦被說理,防衛心就會出現,更遑論會有想要試著自己思考的慾望。 

我時常提醒自己,如果把當下的事件看成一個點,急著幫孩子解決一個點的結果,那件事就只會成為人生中的一個小點經過而已。我想,如果忍住積極幫孩子做點什麼,就只專注於放慢腳步陪伴,讓點隨著時間拉成一條線,那麼那條線在人生中存在的位置就會久一點,發揮的功能也會長一點吧。 

而之所以選擇堅持忍住不說理,先照顧人,為的是,讓孩子更貼近我們。之所以選擇放慢腳步陪伴,為的是,讓孩子自己長出面對事情的能力與看待事物的方法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