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萊克‧泰勒 Blake e. s. Tayler

五歲,第一次被診斷出ADHD,開始服藥。一個曾經被編入特教班的ADHD孩童,如今成為一位有教養、能寫書的青少年作家,現在的他已經走出陰影,進入加州柏克萊大學,並受邀到學校演講自己的人生經歷,成為風雲人物。

 

晚餐時間,我在起居室地板上組裝機器人,保母葛羅莉雅的招呼聲從廚房傳來。

「布布,回來坐好吃飯囉,快點!」她用平板的千里達腔調、好聲好氣地對我說:「你八歲了,應該懂規矩,先把飯好好吃完。」

我回到餐桌,咬一口牛排,嚼著嚼著,再度起身,離開餐桌。

「布萊克,回來吃飯!」這一次,葛羅莉雅用命令的語氣。

「人家不想吃!」我哼哼唉唉地說,腦袋瓜裡響起:「別坐在那裡,還有更好玩的事情可以做……」的聲音。但是,我依然強迫自己,又回去咬了一口牛排。

最後,葛羅莉雅終於失去耐性,決定要用別的方法讓我乖乖吃完晚餐。氣急敗壞的她拿一條彈性繩,像安全帶一樣,綁住我的雙腿。我試圖掙脫,可是,一個八歲的孩子沒有那麼大的力氣!由於我不斷跑開,去起居室玩建樂思和樂高,盤子裡的牛排已經冷掉了。它已經在桌上擺了整整一個小時!

時間彷彿凍結了一分鐘。我看到,餐桌另一頭、五歲的妹妹梅迪森望著這綑綁的戲碼,一副驚嚇的表情。她看看彈性繩,又看看站在我身後的葛羅莉雅。此時,我只聽見電視機裡傳來葛羅莉雅最喜歡的節目「歐普拉談話秀」。

終於,我投降了,不再抗拒,勉強嚥下最後幾塊牛肉。在葛羅莉雅和彈性繩的淫威之下,我乖乖坐好,將晚餐一次搞定!

這輩子,我一直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生活在一起,足足有十七年之久。

根據疾病管制局(CDC)2005年的資料,美國罹患ADHD的年輕人將近四百萬,我是其中之一。我非常清楚自己和別人有哪些地方不一樣。

我解讀事情的方式不同;我的視覺和聽覺比較敏銳;我的反應也比較激烈。對於幼稚園、小學和初中發生的事情,我記憶猶新,因為那些日子離我並不遙遠,而且,那些有趣、以及有時痛苦的回憶,早已深深刻印在我心底。

十七歲了,現在的我已經有能力向你述說這一路走來的經歷。我打算寫出發生在《我ADHD,就讀柏克萊》之間的點點滴滴。這是我的故事,但,只要稍稍換個人名和地名,它,也可以是你的故事!

 

~資料來源《我ADHD,就讀柏克萊》一書,6月28日智富出版真情上市~

9789866151118_bc.jpg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