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e.png  

前些日子在與朋友喝茶時,巧遇她的另一位朋友

由於店內位置不多,於是我們就併桌坐在一塊兒

一個多小時的相處後,朋友的朋友說我是個十足的學院派(當然,她不是當著我的面,而是事後由朋友轉述給我聽)

我雖但笑不語,可內心卻嗤之以鼻(雖然學院派這評語是比不學無術好很多)

因為對方看起來很強勢,再加上有不熟的人在場,我慣性地就會多聽少說,說話時也會保留許多

我不知道在我話不多的這一個多小時內她是怎麼覺得我是學院派的?

也許因為我的學歷,也許因為我戴著副眼鏡,也許因為我拘謹的態度,更也許是因為我看起來斯文的外貌

當我把這位朋友的朋友的觀點轉述給另一位跟我有十多年交情的老朋友聽時

她瞬間睜大了眼笑出聲來:「妳?!學院派?」

其實,那位朋友的朋友不是第一位說我是學院派的人

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不是

我雖然念的是中文,但圍繞在我身邊的不盡然全是古文經典

我雖然拿有碩士學位,但不盡然所思所想的就全是學術、論文

我喜歡在寫論文時邊看元雜劇邊聽搖滾樂;慣常左手是夏目漱石,右手是海賊王;總是在聽完崑曲後轉頭就去大打PS2;崇拜才高八斗的東坡也狂戀放蕩不羈的搖滾樂手。這樣的我可以算得上是學院派嗎?(我可沒有一開口就子曰孟云的)

而在那短短一個小時的相處中,她又能了解我什麼?

就像《失落靈魂招領處》中依蘭珮沙的體悟:「了解自己。不要讓別人來告訴妳妳是什麼模樣,或妳的夢想該是如何。

我認為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很多人都習慣透過別人的眼睛來看自己,可是,如果我們連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外人又如何能告訴我們我們是什麼模樣?或者我們該是什麼模樣?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