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芬 

 9789866363009_b1.jpg      

(圖片出處: 日式泡菜.幸福の味)

記得上次編那本《日式泡菜.幸福の味》期間,我不斷神遊於文字與圖片間,整整三天在腦中動手做遍了整本書的日式泡菜。每當眼前編輯稿中出現的泡菜,剛好是我記憶中那個由日本媽媽從冰箱端出來的那個模樣時,就讓我無可抑止地絞盡腦汁試圖去回想當初入口的味道,然而每每只模模糊糊記得那彷彿清脆的口感。這樣的結果總是令人扼腕。但當真要自己動手做,又擔心自己手拙而做出一大缸子發霉的泡菜(畢竟這樣的慘痛經驗經常發生在愛不按牌理出牌的我身上),因而總是猶豫再三。

真希望偉大的物理學家們,再多加把勁,千萬別讓加藤道雄所說的成真,當真還要再過幾百年甚至幾千年才能發明出多啦A夢的時光機器,那麼我這輩子都將無緣再回到寄宿家庭的餐桌上享用那獨特的日本媽媽味啊!!

大概是那本書觸動了我想認真做個泡菜的念頭。

今年三月初,我竟然在菜市場的水果攤上看到久違的青芒果。只不過,通常是四五月才會出現的青芒果,怎麼會出現在這個時節?我ㄧ邊狐疑,一邊想著那酸酸的口味,唾液馬上快速分泌。果然,腦袋還是聽從那記憶中我鍾愛的酸甜味,不知不覺間我已經走進攤子毫不猶豫地掏錢買了些回家,準備動手做那暌違了好幾年的芒果青。

買回家的芒果青約有五六十顆,先倒入放了一半水量的洗碗槽中浸泡,接下來刷洗的工作就交給愛玩水的女兒,她盡責地把一顆顆洗得乾淨的,約半個拳頭大的青綠色芒果青放入水桶中,提到事先已在客廳中準備好的一個製作芒果青的角落放好(角落裡有大盆、、砧板、削皮刀、小水果刀、鹽巴、二級特砂),而我則選定了製作芒果青時要搭配觀看的影片,一部法國溫馨電影《蝴蝶Le Papillon》。邊看著片子裡心軟的老公公與早熟小女孩的精彩對話,邊動手削皮,戲的節奏配合著削皮刀的韻律,真是再適合也不過。 


Le Papillon 電影預告片


削皮後的芒果青,要對半切開,挖出裡面半軟的籽,再分切成約一公分寬的長條狀,然後放進大盆裡,撒上適量的鹽,抓勻,放置約一分鐘後拿到過濾水下沖洗澀汁,沖洗後盡量瀝乾,放回大盆中,撒入適量的二級特砂,充分攪拌均勻後試吃,味道合適即可蓋上保鮮膜放入冰箱,約一小時即可取出食用。

 

看到這裡,大家有沒有覺得怪怪的?那就是,我的做法說明中,沒有確切的時間,沒有材料的正確份量。ㄟ,別急!我一向以為廚師跟科學家是同夥的,只要有個根本原理,其餘的就要靠不斷地實驗來找到屬於自己的最佳配方,所以當下的心情與味覺才是最佳指標。各位看倌們,儘管相信你的身體直覺,放手試試看吧!

說回那天我憑直覺花了快要兩小時,手指因為切硬硬的芒果青長了好幾顆水泡所做的那一盆心血結晶。不到一小時,就被我們一家四口人「試吃」了將近三分之ㄧ。即使在老公的「好東西要慢慢享用」理念之下,遺憾地也在當晚就被吃到剩下小小一碗,被我偷偷藏在冰箱深處,等待夜深人靜時拿出來品嚐。

我常在幻想,會不會那些我以實驗精神做出來的料理,也會像那日本泡菜一般,當兒子女兒長大離鄉背景時也經常浮現他們腦海中,溫暖他們的思鄉之情呢?

創作者介紹

愛閱讀,就是我的Style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