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懂得「傾聽」全世界,去領受它,而不加諸是非對錯的判斷或觀念,我們便能夠學會欣賞每一剎那的愉悅,並明白那只是無止盡和聲中的一個音符罷了。──《你不必受苦受難,也能上天堂》

 

  

怪獸芬

女兒大約從學期初開始,就常我問底下這些問題:

「為什麼,我跟A玩,就不能跟B玩。A跟B不和,為什麼我就得被迫要選擇其中一個人。」

「為什麼,女生這麼麻煩,一起玩規則這麼多。我覺得跟男生玩,真是好太多了。不管誰跟誰發生過什麼事,大家一下子就又能玩在一起了。」

「那你小時候,會因為跟A玩,結果就被B跟她的朋友排擠,甚至被報復嗎?」 

老實說,從小到大,我從沒想過這類問題。因為一直都是由「我」來決定,要跟誰玩;而我也從未覺得應該要屈就自己去跟誰交朋友。也因為沒體會過女生之間赤裸裸的人際困擾,因此,當女兒提問時,我無法搜尋腦海中貼近的經驗與她分享。 

幸好沒有,於是我們有了猜想的機會。我們一起猜想了好幾次,女兒也回去跟朋友們確認,我們因此對「女生」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

當女兒在沒有情緒的情況下提問時,我是這麼做的。

但上星期,接女兒時,她激昂地說著與女孩間的互動,情緒波動頗大,等她說到一個段落,我抱著她說,

「我想要妳知道,今天發生的這件事,是好事。我們可以透過這件事,更了解自己跟人。

  我知道妳有受傷的感覺。

我知道對妳來說,每個朋友都很重要,不被了解又被很糟的態度對待確實會令人不舒服。

我們先放下對朋友的標準跟期待,只想想自己,妳現在的感覺怎麼樣?這個比較重要!

試著不要被外面的朋友的反應跟回饋拖著走,只有妳自己能決定,要不要全盤接收別人給妳的。」

 語畢,我沒有再多說話,而是聽著女兒訴說,她的情緒逐漸地平穩下來。離開我的懷抱前,她說「我很在乎A跟B,但我猜A跟B這麼需要控制人,是因為她們沒有安全感,他們害怕一不小心就沒了我這個朋友。」

我抱抱女兒說「你想得很清楚,真棒!」

 但有一件事情,我打算等自己想清楚後,好好跟女兒聊。那就是「對人的期望」與「無意識間套在別人身上的標準」。

 

偶然間看到電影台的日本電影《帥哥西裝》。

故事主角是一個長得矮胖又其貌不揚、卻有一群真心支持他的好友的拉麵店老闆。作者對於主角面貌的醜陋程度,是以一場戲來形容。那場戲是某日他搭公車,遭身旁女生控訴為癡漢,當場被趕下車後,所有人一擁而上揍他,面對他的質疑,有位歐巴桑理所當然地說「誰叫你自己長那麼醜」。這對於本來就沒自信又畏畏縮縮的他來說,是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為了受人喜歡、為了贏得心怡女生的芳心,他決定去買「帥哥西裝」。穿上「帥哥西裝」的他,變成大帥哥一枚,女生圍繞身邊,連公車上的女生被他擠到,都開心得不得了,反差之大,連看著電影的我都嚇一跳。穿上「帥哥西裝」初期,已經厭倦被歧視對待的他開心極了,他忘了以前的朋友,甚至想著永遠都不要脫下西裝外衣,乾脆忘了真正的自己。幾番經歷下來,卻發現原來的好友們落寞地離開了,他自己也因為看不見身邊人們的真心而迷惘不已.....

 我覺得,「期望」與「標準」就是一套套「帥哥西裝」,我們每個人都有好幾套。那「帥哥西裝」是由成長經驗中,身邊大人「希望我們成為怎麼樣的人」所製成。被套久了,連最原本的自己都遺忘了。無論是套在自己身上,或是套在他人身上,它只能讓自己迎合大眾的標準與期望,或許能暫時取得歸屬感,感到安心,卻得面臨時刻得穿好西裝,看人臉色的窘境,它阻礙了我們看清內心真正的自己與他人的真心的能力。

 殘酷的是,我們常常無意間,為親近自己的人們身上套上一套套我們親自為他們設計的「帥哥西裝」,來折磨彼此。朋友間如此,親子間如此,夫妻間也如此。於是,人們再也不能真心對待身邊的人,再也無法如實看到自己。

我想起,剛段考完的兒子,他對自己的學習有一種篤定,對成績總有一種把握,套一句最近超熱門的話來說就是「淡定」。哪一科考試,該用多少時間與力氣因應,他都算得好好的,不會為了多拿一分而抱著課本猛K,省出來的時間,就放心地做自己很有興趣的事。那是一種標準自在我心,而不追求外在評價的那種心態,很令人佩服與欣賞。我覺得那就是脫下「帥哥西裝」的狀態。 

仔細想完這一圈,我想我會跟女兒分享《帥哥西裝》的故事。然後再跟她說,自己還是最重要的,一個接納自己的人,也能包容每個人的不同狀態,更能在各種狀態下穩如泰山地佇立 。如果從自己做起,先脫下自己身上的這一套「帥哥西裝」,放下朋友「應該怎麼樣的標準」,或許就能逐漸影響身邊的人。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