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圓圈裡的小紅點就是重心位置

怪獸芬  

跟著Wii做瑜伽與肌肉訓練, 如果沒記錯,今天已經進入第25天。

只不過,每次要正式做運動前,都得先經過「重心測試」的步驟,虛擬運動教練也總不厭其煩地說明著「這項測試是為了讓您了解自己身體的歪曲程度,供您作為調整身體的參考之用」。

「不過就是做個運動,這麼麻煩!!」雖然抱著狐疑,這25天來我還是乖乖地接受了重心測試。隨著每次在狐疑與實作中掙扎,今早我有了新發現,原來除了專注於把姿勢做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部位外,自己的身體有沒有左右平衡,中心線是不是依舊筆直才是決定姿勢正確與否的關鍵。 

 

姪子在去年考完基測進入高中就讀,外甥也在四月中確認了順利以免試入學的身分即將進入高中就讀。這兩年,每次看著他們的人生即將進入另一個階段,我都為他們感到雀躍,以為總算可以擺脫「考不上」的擔心,終於有時間專心看看自己,滿足自己了。但結果卻都不如我所設想的。他們兩人不約而同地,在還沒放膽開始玩樂之際,就又一腳踏入那個曾經耗費他們國中三年課後青春時光的補習班。 

姪子說「要為了考國立大學作準備。」

外甥說「想知道高中數學要學什麼?」

我倒是想問,「對於未來,你究竟在不安什麼?」「對於人生,你的重心是否擺在真正的自己身上,是否是平衡狀態?」

 其他孩子如何,我不甚清楚。我卻察覺到,經過一次大考洗禮,姪子與外甥對未來的視點變得越來越狹小,人生的重心嚴重歪斜,只放在考試上了。想到這裡,我,心疼了。

 

「你對孩子有什麼期待?」

「為什麼讓孩子學才藝?」

如果在街上隨便拉一個帶著學齡前或是小學階段孩子的爸媽來問問,百分之八九十得到的答案肯定是「我希望他快樂成長。」「希望他能多元學習、多方嘗試。」

但,如果把第一個問題拿來問國高中生家長,那得到的答案就不脫「考個好高中」「考個好大學」「找個好工作」了。

那麼,快樂呢?多元學習呢?多方嘗試呢? 

我曾聽一個朋友,對著剛參加完小學畢業典禮的孩子說,「你的童年結束了!!」語氣就像對犯人宣判一般。連我這個旁人心頭都震了一下,雖然我不確切知道那「童年結束」意味著什麼,但從語氣聽起來就知道不妙。我猜是說,「從踏出小學校門起,要放下快樂、要放下興趣、要放下一切『跟升學考試無關的妄念』、要放下自己……就只能專注於準備考試。」

事實上,我是聽出朋友的不安。「萬一沒跟上浪潮往前衝,就只能落後了」,這是為孩子的未來擔心的任何一位父母內心深處的憂慮。我自己也不例外。針對自己這樣的內心不安,我思考了許多年。我想著,對孩子提出「忠告」時,是基於自己當初失敗的不甘、害怕;還是對自己人生的不滿想要有所補償?目前的結論是,兩者都有,但有時還會出現其他答案,比方說,不相信孩子的能力,只好當鞭策者等等。

今早的體會,讓我覺得,事實上,就像做瑜伽一樣,重點不在於要把姿勢做得正確,重點在於,重心有沒有平衡。重心一旦平衡,姿勢自然正確,也就不太可能造成運動傷害。而關於人生的解答,重點也不在於外在的一切標準:考過什麼樣的考試、得到什麼樣的工作、賺多少錢。真正要著眼的倒是,眼前這個人、這個自己,打心底想要的究竟是什麼?什麼樣的事情,可以讓他整個人大大開展開來,發光發熱。想清楚,重新把「自己」擺在能使人生平衡的中心位置上,想考上什麼學校、想從事什麼樣的工作、希望未來怎麼樣,一切應該就會得願以償的。

某日帶著相機跟女兒去散步,女兒在一旁熱烈地練著翻單槓,一遍又一遍,毫不在意手掌的水泡破了幾遍,又痊癒了幾遍,就是使勁地翻著。看著女兒對一件別人眼中看來的小小事,一件不會被老師同學讚美,也不會得到高分或是獎狀的事,有一股熱情,一股就只是為了自己的熱情,我深受感動。當下,決定把相機的鏡頭擺在常被忽略的小處,於是,我拍下了底下這張照片。這是張,路邊花圃小樹底下的一景。看來是不是就跟身處大森林裡一樣呢? 

最後,我想跟姪子跟外甥說,孩子,我們應該看到的是,屬於自己的立體人生藍圖,不是別人訂定的單一點的標準,相信自己就能找到能夠站穩的浪頭,就算身處小花圃,也能像身處大森林一樣壯闊,祝福你們。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