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見過一些人十分肯定自己的信念(或見解)是對的,可是,那些信念卻沒有甚麼證據或理由支持,究竟他們憑甚麼會如此肯定? Burton 此書的主題正是:這種肯定的態度源於一些腦部的機制,而這些機制是不由自主(involuntary)、運作獨立於理性的(function independently of reason)。

當一個人肯定自己是對的時候,都有一種肯定的感覺(the feeling of certainty),這種感覺,就像憤怒的感覺和戀愛的感覺一樣,不是思考的結果,對經驗者來說,是自然而生的。就是這種肯定的感覺,令人在完全沒有理由相信自己是對的時候,仍然肯定自己是對的。

 

美國太空梭「挑戰者號」在1986年升空不久便爆炸的意外事件翌日,心理學家Ulric Neisser要他106個學生寫下聽到穿梭機爆炸意外的消息時他們在什麼地方。兩年半後,Neisser問同一班學生同一個事件,但不足10%準確描述當時的情況,其中25%學生講的是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差不多所有學生都肯定自己的記憶正確無誤,即使Neisser 展示他們自己的筆記,大部分學生仍堅持自己「相信」的事實,其中一個學生竟然答道:「這是我的筆迹,但當時並不是這樣的。」

 

Burton對人們在沒有證據(甚至有反面證據)支持下仍充滿自信的表現大惑不解,他研究多年後發現,儘管人們衡量證據和正反兩方面的說法後,以為這個經過深思熟慮的必然是獨一無二的事實而深信不疑,但其實這種確信的感覺與愛意和怒氣的感覺一樣,並沒有經過理性推敲而只是不受我們控制的腦部深層(hidden layer)運作的結果。

 

Burton把這樣的「肯定」(certainty)名為「知道的感覺」(feeling of knowing),而每個人都有知道的感覺,例如當你要打電話給某個人但無法想起那人的電話或名字的時候,「我是知道的,但只是一時想不起來」便是這種感覺。

 

這種知道的感覺會令我們固執己見而忽略其他客觀的現實,Burton認為有必要克服單憑直覺處事,他提出的解決方法就是引用小說家費茨傑羅(F. Scott Fitzgerald1896-1940)的名句:一個頂級的智者可以兼容並駕馭兩個相反的意見(The test of a first rate intelligence is the ability to hold two opposed ideas in the mind at the same time, and still retain the ability to function)。

 

Burton的忠告是,對於不能確定的問題雖然會感到不愉快,但應該以包容的心態處理,當發現問題的其中一組答案的理據最充分,我們便要接受客觀的現實,即使答案與我們的認知並不一致。

 

 

  On Being Certain: Believing You Are Right Even When You’re Not

 

神經科學家Robert Burton


學歷:耶魯大學,舊金山醫學院
個人網站:
http://www.rburton.com/bio.htm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