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注意力缺失過動症即一般所指的“過動兒”。孩子在家中和學校等場合表現出活動量過大( 爬上爬下、手不停玩弄物品、無法安靜坐著),衝動(行動前不加思考、任意推撞人、東摸西摸、無耐心等待),注意力不集中(上課不專心)等。

對於ADHD注意力缺失過動症,一般人的認識來自於醫師和照顧者的家長。然而,對於一個自小與ADHD注意力缺失過動症為伴,五歲即開始服用藥物的患者來說,這個疾病對他的生活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呢?

布萊克.泰勒寫出了他自己的故事。這個與ADHD相伴一生的故事:

 

五歲,第一次被診斷出ADHD,我驚訝又害怕。父母不想讓我知道我必須服藥,所以他們跟我說,我吃的是維他命。他們不希望讓我覺得自己有毛病。當時,十二年前,對大多數人而言,ADHD還是個陌生的名詞。

在我還很小的時候,許多人都不相信ADHD的存在。他們會指責我父母沒有把我教好。他們說,她在紐約的IBM工作時間過長,在美國和歐洲出差的次數過多,花在我身上的時間太少。他們說,我小時候沒有得到應有的管教和注意。他們說,我會那麼不乖是因為她太寵我了,起居室地板到處都是我的樂高玩具,廚房到房間的走廊上架設一堆纜車線,她都不管。相反地,也有人說,她對我太嚴厲了,不應該罰我「禁足」,因為我會那麼不聽話是為了報復她。還有人說,她過度讚美我,每回我鋪床或考試成績不錯,她都小題大作。總之,他們大多相信我是被寵壞了,ADHD不過是用來幫我脫罪的藉口。結果是,沒有什麼人同情我。

我很訝異,即使到了今天,依然有許多人不相信ADHD真實地存在。他們認為那是一個虛構的名詞,是某些父母為不守規矩的孩子所編織的藉口。經常,我跟別人提到我有ADHD時,他們會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心裡似乎在說:「是哦,才怪!」有些人認為,那些行為只不過是反映男孩子的本性,或者是叛逆過頭的表現罷了。也有些人會質疑,ADHD只是藥商創造出來的名稱,目的是為了賣藥。無論如何,ADHD的的確確存在,這是事實!

接受ADHD確實存在的事實後,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何去定義它了。許多人認為ADHD是一種「殘障」、「疾病」或「失調」。多年前,醫師們將它命名為「運動機能亢進衝動失調」(hyperkinetic impulsive disorder),後來又改名為「細微腦功能障礙」(minimal brain dysfunction)。現在,醫學界認為最適當的名稱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也就是ADHD。

難怪我們會覺得那麼難受!你看看,他們是怎麼稱呼我們的。「不足」聽起來好像我們缺少了什麼,或者是哪裡不對勁。「症」讓我們覺得自己好像有病,既然有病,這輩子注定要和成功絕緣了。它使得我們相信自己比不上其他孩子,我們不夠好。當你用這個角度去看待自己,你的自尊心必然嚴重受損,你會覺得自己的價值不如一般人。(Honos-Webb 2005)

好了,就從這裡、這一刻開始,我們必須改變這種觀念!其實,ADHD的意思是,我們與眾不同。就好像有人的眼睛是藍色的,有人習慣用左手,我們則是腦部的作業方式和別人不一樣。我們也位於人類光譜中正常的一部分。ADHD是用來形容我們腦部神經連結的獨特性;並不表示我們的腦部功能有問題。前哈佛醫學院講師愛德華‧哈勞威爾醫師以及前哈佛醫學院精神病學副教授約翰‧雷提醫師,兩位著名的ADHD專家都說:「看待ADHD最適切的角度,並非將其視為一種心智疾病,而是某些特質和天分結合而成的一種存在於這世界的模式。」(2005

ADHD具備許多優秀的特質!有些孩子不瞭解這個事實。甚至某些在你小時候讓你吃盡苦頭的特質,到了長大一些後,你會發現它們其實是老天爺賜給你的禮物。如同拉拉‧侯諾斯-韋伯在書中所言,ADHD的孩子「與眾不同,只是我們的文化還不懂得欣賞他們。」(Honos-Webb, 2005, 5)如果你過動,和許多ADHD的伙伴一樣,你有無窮的精力可以追尋許多夢想。例如,你可以利用那些精力,比一般學生多選一些課程;在運動項目中力求表現;學習樂器;在課餘時間從事社會服務或藝術創作。而且,你還會有時間交朋友!由於你比大多數人更有活力,你每天可以做更多事情。

如果你容易衝動,常常來不及把事情想清楚就動手去做,不要只是被它負面的作用所困擾。當大家都在用老掉牙的方法做相同的事情時,容易衝動的你,很可能會是那個創新、冒險、打開新局面的人。當你愛上某件事物或活動時,你也會毫不懈怠地追求它。

如果你容易分心,你會很難集中注意力。但是,和那些很難分心的人不一樣,你也會不自覺地跳出傳統的框架,創造新的思維。你會同時注意到每一件事情,所以你的注意力比較廣泛,可能可以發現比較新奇、非正統的方式去解決問題,比較具有創造力。同時,你也極端敏銳,可以察覺別人遺漏的細節。

如果你過度敏感,你會比較容易和周遭的人和諧相處,比較懂得關懷別人,也比較善解人意。你對人有一種直覺,一種敏銳的感知能力。你比較能體會他們的感受,比較具有同理心。你感情豐沛。哈勞威爾醫師說:「在各種領域、各種富有創造力和直覺性的人群中,以及在活力、好奇心和生產力旺盛的人群中,都可以發現ADHD者的身影。從外科醫師、出庭律師、演員、飛行員、大宗商品的交易員、新聞從業人員、業務員或是賽車手身上,你都可以感受到那種極度的熱情!」(2005, 25)

 

 

《我ADHD,就讀柏克萊》,智富出版2011年7月發行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  婦幼院區  早療中心專任主治醫師  羅筠 推薦

 

《我ADHD,就讀柏克萊》英文版與作者照片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