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理說,每一個孩子都是喜愛爸媽、貼心、聰明、堅強的孩子,卻做出讓父母如此擔憂的事,照理說孩子自己應該不會感到開心。

然而,這些孩子卻選擇做出使父母煩惱的行為,當中應該有深刻的含意。

為了了解其中的意義,父母必須要用上頭腦、身體和心靈,試著和孩子一起哭泣、煩惱、思考,面對自己不想碰觸的情緒探詢答案,終有一刻能夠恍然大悟「啊!原來是這麼回事!」

但是,也有無論怎麼費力揣測,仍然得不到答案的時候,這時候請耐心等待,因為任何事物都需要時間等待時機成熟。 

以下介紹個實例(中略): 

有個四歲的小男孩總在幼稚園和朋友們爭吵。母子倆為了這件事日復一日起衝突,身心俱疲的生活持續了一星期,總算在療癒團體得到順利解決的某天晚上,兒子突然要求抱抱,並且撒嬌著說「我要像之前在ㄋㄟㄋㄟ大大的老師那邊一樣的哭哭」。

兒子指的是幾個月前,弟弟出生後,曾有位胸部豐滿的老師聽他訴說很寂寞時發生的事。

當天兒子很擅長表達自己的想法,所以流著淚講了自己在幼稚園被欺負的事,話題漸漸回溯到更久以前,當我附和著他講話時,兒子突然說:「在媽媽肚子裡時,好想好想見媽媽,沒辦法見到媽媽,好寂寞喔!」

媽媽一開始以為兒子是指她懷著弟弟的時候。因為包括生產,媽媽總共住院三次。可是兒子卻堅持「不是,是我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

繼續聽孩子講下去後,孩子又說「我好氣自己沒在生日那天出生哦!」

兒子出生確實比預產期晚了兩天。

然後兒子又說「我想早一點當哥哥。」

因為小兒子現在一歲五個月大了,所以她對兒子說「你已經是哥哥了呀!」

「不是這樣的。我想更早一點學會走路、一個人吃飯、更早一點學會自己穿衣服。」

兒子十個月大開始學走路、一歲生日時學會用湯匙及叉子吃飯,和同年齡的孩子比起來已經算快了。

因為兒子說這些都是他在媽媽的肚子裡時想的事情,媽媽便問他剛出生時的事,兒子也講得很詳細。然後兒子又說,終於能從肚子裡出來看到媽媽的臉,真的很開心。媽媽聽了驚訝不已。

兒子說完這些話之後,便心滿意足地沈沈睡著了。

當天晚上媽媽心想「為什麼會那麼想跟我早一點碰面呢?為什麼會想要快一點長大呢?」

想著想著,昔日情景不禁浮現她的眼前。

當時的她,人際關係受到極大的挫折,父母卻不在身邊、先生也因為工作每天早出晚歸、也缺少知心好友,所以當時非常的孤單寂寞,對人有極大的不信任感。甚至想過,世界上根本沒人真心在乎自己。

「是因為如此嗎?兒子想要幫助我,想告訴我『媽媽需要我』,所以才希望能更早出生?」

想到這一點時,對媽媽來說,就像長久以來令她困擾不已的拼圖眼看著就要完成般,截至目前所有無法理解的謎團都逐漸清晰。

媽媽因為兒子對自己洋溢的親情濡濕了淚水,有種被療癒了的心情。

當時她突然明瞭了療癒教養團體的真義。

「不是母親療癒孩子,而是聆聽孩子心中傷痕之際,母親原本癒合的傷口再次隱隱作痛,但是因為孩子對母親懷抱的愛而使傷口真正痊癒了。也因為母親的傷口痊癒,使得孩子也得到療癒。」(中略) 

當時痛苦的人際關係,正是兒子在媽媽體內時擔心媽媽的最初體驗,當現實生活中媽媽跨越了的時候,時機已然成熟的感覺,成為孩子傳達給媽媽重要的心情吧。(中略) 

困惑的時候、痛苦的時候,即使只是一分一秒,誰都希望能早一點、一口氣變得輕鬆、能夠安心、早一刻知道答案,但是焦急是無法開悟重要道理的,所以必須冷靜沈著的一步一步來,獲得解答之前持續不放棄,有此覺悟的話,問題就解決一半了。

有時候我們難免會想「得不到解答時的喜悅也無所謂,這麼難解的公案我放棄了」

但是,孩子的公案,是老天賜予我們、為了使得親子各自的生命力閃閃發光的公案。 

人生的煩惱都是公案的試煉吧。

對於究竟會是怎樣幸福的開展抱著期待;痛苦的時候也盡情沈浸於痛苦的氣氛,然後以拼圖時遇到瓶頸時仍愉快地解謎的心情,「在痛苦中享受」繼續下去吧。

必要時我會支持大家的。 

注::公案:禪宗的世界中,會由禪師提出「公案」來考僧眾。(譯注:公案是中國佛教禪宗常用的名詞,原指官府判決是非的案例,後為禪宗借用。以古代禪師開悟的故事、非邏輯的言行,作為參禪時思惟的內容。這類的故事或言行,稱為公案。)這些無法當下回答的問題,僧眾不輕易放棄、日夜思索後,常會在不經意中打破常識的窠臼,頓悟佛教的道理。可以說是出給修行者的習題。心理學家河合隼雄建議,因為孩子的事情感到困惑時,不妨把它當作禪宗的公案來思考。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