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ㄚ爸與ADHD小孩  李昕學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兒童, 簡稱為 ADHD。

偉慈在福智小學讀到4年級,成績平平。到了下學期學校老師一次次的來電告狀:他.經常無法注意生活細節、在學校功課與農耕課經常因粗心而犯錯。我與媽咪懇親會去看他,他牽著我的手輕輕捏我示意有秘密告訴我:我帶他到角落,他紅著眼框告訴我:他在福智很不快樂,他想轉回鄉下小學….

當初,師父草創這個重視德育要求孩子背經、學農耕、吃有機、斷絕電視的誘惑並且要全年級住宿的中小學。在龍天護法的加持與諸多信眾的支持學校很快蓋好,開始各年級招生,要先參加體驗營再經過挑選才能進去福智

偉慈就在我們滿心歡喜的狀態下被錄取,而離開這個他住7年的家。每年只回來2(.暑假)

『為什麼不快樂?』『我表現的不好,我不專心。老師要我唸祈請文求佛菩薩加持,但佛菩薩沒幫我….

因常常不專心,所以論語、孟子背不好。因為背不好常被處罰因常被處罰所以心情惡劣….一直惡性循環著..8歲的孩子跳不出那個漩渦沒有成就感加自卑一起拉著他掉落憂鬱的漩渦。

是一次,班上德育老師認為偉慈偷同學東西,打電話告訴我。並將他送到副校長那邊做德育輔導。

我去學校了解:知道他拿了別人的空白的立可白,且將之丟棄在垃圾桶..

『我算小偷ㄇ ,爸爸。』走出輔導室他問我。

『不算』『但德育老師說我是小偷…..我跑去廁所哭沒進去上課….

我想一個孩子的成長,父母親總是想給他最好的。而忽略應給他最適合的。福智對某些孩子而言是最好的,但他不見得適合每個孩子….

我們將一個才8歲的孩子送離家庭去面對不適合他的教育。教育應該是愉悅的,要先有快樂的老師才會有快樂的學習。面對生活如此嚴謹、如此ㄍㄥ的老師,我無言。

4年級暑假,偉慈從福智轉回鄉下小學

剛回來時,他依舊無法專心上課。大部分的時間都被發呆與白日夢吞噬。第1次月考他數學沒考級格,我一題題幫他複習時發現他是會的;但考試時他無法專心去看題目,所以誤解題目。

老師也一再反應:上課時偉慈會一直發呆或走動;下課時一下子就不見人影。

我在網路搜尋找到「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ADHD研究文獻,一再的閱讀與對照孩子的學習態度。

在外國較早被發現這個被忽略的學習缺陷--它可能源自:遺傳腦傷、神經生理、鉛中毒、食物(水揚酸和人工添加劑)、氣質、…….;其有效的校正期是8-13歲,在國外文獻裏寫著大部分沒有校正或醫療的ADHD兒童,其成長過程因缺乏成就感所以行為偏差與日後犯罪的比率甚高….

與媽咪討論結果,我們決定讓偉慈接受ADHD身心醫學治療,當我們將孩子的學習行為告訴親友時,我們得到大多數的答案是:現在的孩子不是都這樣ㄇ?治療怎麼ㄚ?不要亂吃藥ㄜ……

我們帶偉慈去大林慈濟掛兒童身心精神科接受咨商與治療。

『爸爸,這是神經病ㄇ?』  『不算』

『是嚴重的病ㄇ』  『不嚴重』

『你覺得來看病會怪怪的ㄇ』我牽著他的手問。『那有人不生病的,生病又不丟臉….』他淡淡的回答。

『我是遺傳ㄇ』……….我被他的問題拉回童年的懵懂…….

除了自己喜歡的生物與文學,我在求學過程幾乎無法專注去學習。因為不專心所以成績奇差,一直到高中我依然茫然下一步的人生道路怎麼走,而長陷藍色漩渦,那個迷戀王尚義野鴿子的黃昏的年歲…..失落、徬徨、精神貧血交織著生命歷程。

直到當兵回來,我的不專心症與憂鬱才慢慢消失。

經過醫生診斷與咨詢,偉慈是屬於輕症典型的ADHD,須要每天補充一顆『多巴胺』,我們也接受建議讓他有個長期的運動訓練與他喜歡的才藝….所以他開始參加游泳隊與課外小提琴。

『多巴胺』的服用是有去上課時才吃,假日或不須上課就停藥,至目前為止我們沒有看到服藥的副作用。與醫生溝通的過程,聽到這個在90年代漸趨嚴重學習缺陷的版塊,依舊被許多家長忽略或排斥接受治療。

 

『嗯,應該是遺傳吧!爸爸的年代對這種態度視為不用功的孩子,但我知道你不是不用功,只是大腦傳導物質少一點點  『ㄜ,你會後悔生了我ㄇ?』

我緊緊的牽著他的手,走出醫院。好想告訴他讀書不是生命的全部,在漫長的生命過程要學習的很多,讀書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好成績的孩子以後不見得是好人………

 

4年級下,偉慈成績升到前5名,游泳比賽拿縣兒童組第3名,每個星期讀2本課外書,小提琴拉到小步舞曲3……

 (本文刊登於2007.2月分張老師月刊,原文出自「李昕學的生物筆記」部落格)

 

2011/03/16 李昕學老師的最新想法:

偉慈今年國中3年級 不專心的狀態已慢慢消減....我讓他決定是否要吃藥 .....他的功課表現中上 體育拿乒乓球鄉際杯冠軍 .喜歡騎公路車到處放放...

自己會計劃讀書與統測.他跟我台北的學生不同 .他沒有天天補習只有去上一個不錯的理化老師一個晚上的課......

他常常1星期吃不到2次....我要說的是服用藥物是一種不得已 當他自己突破那個不專心的瓶頸.藥物的須求就沒那麼重要...我想父母親應該給予的是陪他走過那個瓶頸....

 

我ADHD,就讀柏克萊布萊克‧泰勒

ADHD & ME: WHAT I LEARNED FROM LIGHTING FIRES AT THE DINNER TABLE by Blake e. s. Tayler

世茂出版集團7月即將出版

請你閱讀我的故事,如果在裡面看見你自己的影子,你和家人必須站出來,為ADHD小孩爭取所需要的協助。

《我ADHD,就讀柏克萊》英文版原書設計與作者照片

布萊克‧泰勒 Blake e. s. Tayler

五歲時首次被診斷出ADHD,開始服藥。一個曾經被編入特教班的ADHD孩童,如今成為一位有教養、能寫書的青少年作家,現在的他已經走出陰影,進入加州柏克萊大學,並受邀到學校演講自己的人生經歷,成為風雲人物。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