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沖繩市的小學生們一起前往山原,而那輛巴士就成為我上「骨頭學校」的教室。

「恐龍!」

我給他們看貍貓的頭骨時,得到了這樣的回應。

可是當我給他們看鴕鳥的頭骨時,他們的回答卻是:「是鴨子嗎?」果然不出我所料。

101.jpg

鳥類可能是在以恐龍為祖先的動物之中,繼承了最正統的脊椎動物骨骼設計的生物吧。相對於此,哺乳類在大約3億1000萬年前與其他的脊椎動物分道揚鑣,自成一個路線。但是只給小朋友們看骨骼時,他們卻會有相反的反應。因為鳥的骨頭承繼自恐龍身體的「歷史」,被隱藏在配合飛行這種「生活」所產生的身體變化之中所致。

要從鳥的骨頭裡面找到恐龍是很困難的。因為不可能一眼就看得出來。它們和恐龍之間的關連,是被刻畫在骨頭內部、隱藏在身體的各個部分之中的。此外,也有很多事物是在跟別人作比較之後,才能夠清楚看出真相的。所以要是想要從鳥的骨頭中找出恐龍的痕跡,就有必要先拿與鳥或恐龍都不同的我們自己的身體來作比較。要從鳥中找出恐龍這件事,其實也就是要找出哺乳類本質的作業。

接下來我到廣島去辦「骨頭學校」。

在這一趟的行程中,我在背包裡面裝了暴龍的牙齒。長度為28公分。只要看了這個,喜歡恐龍的孩子們應該會喜出望外吧……

可是結果卻完全不如我的預期。

「那個,是真的嗎?」

他們這樣問我。當然,我帶去的是複製品……也就是假的。孩子們聽了我的回答之後,立刻就喪失了興趣。

我想到餐桌上的骨頭。

餐桌上的雞骨頭是真的骨頭。即使它們無法讓我們立刻感受到和恐龍之間的近緣關係,但是在眼前的每一塊骨頭中,卻仍然充滿著真骨頭的「歷史」和「生活」。

餐桌上的骨頭只是個入口。進去之後有一個世界等待我們去探索。讓我們去追尋隱藏在骨頭中的世界,再進去那個國度探險吧。

 

吃炸雞也能搞懂恐龍書封.jpg 更多書訊請點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