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芬 

是二嗎?

    ............

    是三嗎? 

    ............

    對嘛!!!!

    是三嗎?

    ............

    是二嗎? 

    ............ 

    對啊!!!   」

邊走在安親班往女兒教室的走廊上,隨著教室門口越靠近眼前,那迫人的聲音就越令人感到不安。聽著那像是自言自語的對白,我不自覺地想像著教室裡的景象。終於看到了牆上的小窗,我好奇地窺視窗內,看到了,坐著的老師與隔桌對立站著的脹紅了臉低頭的孩子。

「啊!那是妹妹的老師啊!」我突然驚醒般地擔心了起來。腦海中,想起了當時一年級的女兒。

女兒跟大她三歲的哥哥下課後,去同一家安親班。因為早在兒子上小學之前就聽聞安親班老師為了符合家長期待,總是會盯緊功課、不斷地要孩子寫評量。安親班這樣的作法,對於讓孩子上安親班,只是想讓他們下課後到我下班回家前的時間,有個安全去處的我來說,並不符合我的需求。所以,報名時我就特別跟老師說明自己的需求與期望----只需要寫好功課,有時間做自己的事。安親班教師的流動率很大,每換個帶班老師,我就不厭其煩地再去跟新老師說明一次。

IMGP1702.JPG

女兒剛上小一時,也依循同樣的作法。正當我以為一切都很順利時,女兒回家後開始玩起了「老師遊戲」,有一次還跟我要了安親班老師的配備--白板、白板筆與板擦,後來還追加了小蜜蜂。起初,我以為那只是女兒自創的各種遊戲之一罷了,並沒有太在意。漸漸地,「老師遊戲」的內容,從在白板記錄獎懲記號、發送獎品開始轉變為對著想像中的同學們大聲責罵,責罵的內容損及人格聽來令人心驚 ,我立刻明白了那不是一處適合孩子的環境。 

於是我小心翼翼地私下向兒子詢問,妹妹的安親班老師狀況。兒子的回答讓我更是憂心了。據他說,那位老師上課時的吼聲是整個安親班都可以聽到的,老師的兇更是出了名的。聽到這裡,我完全能夠理解女兒模仿的正是那位老師。當下,我決定要找女兒好好聊一聊。我趁只有我跟女兒時,拿著水果坐到女兒身邊,語氣輕鬆地與她閒聊,然後趁隙問起了女兒對於安親班老師的看法。

「聽哥哥說,老師有點兇喔?」

「對啊!超兇的,很愛罵人。」

「那你自己有什麼感覺?」

「老師說我都很乖,她不是罵我又沒關係。」

哇,這是什麼心態!事情真的嚴重了。我想把她的想法釐清,於是接著問,

「妳的意思是說,只要不罵妳,那種令人不舒服的大吼大叫,也沒關係?!」

「對啊!反正他們都是活該啦!誰叫他們不聽老師的話!」

「那老師這樣有讓小孩更聽話嗎?」

「沒有!可是沒辦法呀!老師又不像妳!她不會好好說。」

女兒的這番話,字字刺痛耳朵更是直刺我心啊!我跟爸爸在教養孩子時,堅持決不動用打罵、凡事好好說、耐心等候。但是,只上了快要兩學期安親班,就幾乎把我們幾年來用心的堅持給推翻掉。摧毀的速度之快,令人憂心。

我把女兒的「老師遊戲」的內容與我的擔心一五一十地跟安親班老師談,老師當面也承諾會改進,但是女兒的狀況並未好轉。於是,趕快找個適合孩子心靈發展符合理念的安親班就是當下亟需進行的。所幸,我也很快找到了。懇談了兩小時,新安親班主任的理念跟我很接近,帶了兩個孩子參觀安親班後,立刻就決定了開學後就上新安親班。

新安親班猶如天堂,超級舒適的閱讀區,沒有評量,字由安排時間與溫柔的老師,讓兩個孩子愛極了那裡。

聽說這個學期,女兒換了個新安親班老師,我慣常地想跟老師好好談一談。

孰料,尚未走進教室,就看到那一幕,這叫我怎麼能安心!當場,我有個衝動想進去跟老師說,這樣對待孩子只會讓他更害怕數學,一點幫助也沒有。但,隨即另一個想法冒出來,「我得用人可以接受的方式說,任何人突然地被指責,都無法接納,那將導致溝通失敗。」於是,我決定要跟老師說,那個女兒的「老師遊戲」的故事。想定溝通流程,深呼吸了一口氣後,走進教室。

見了老師,我先感謝老師的照顧與她的幫忙,慰問老師的辛苦,接著問老師有沒有想跟我說的事。先把老師照顧好,我就準備好好說說我自己的想法了。於是,我開始跟老師分享,女兒的「老師遊戲」的故事,明白說清了我的堅持*,然後問問她的想法。

老師說,她自己是中文系畢業的,因為愛孩子所以進了安親班。對於工作,她的期望是符合家長需求,盡力幫孩子在課業上達到最佳狀況。我問老師,對於孩子的心理發展或是怎麼樣的方式能讓孩子容易學習是否有所了解,老師說有幾年的經驗,仍覺不足,但承諾會試著找方法對待孩子。

那天懇親,我沒再多說什麼,但心裡確實擔心,於是每天跟女兒確認安親班的上課狀況,現正密切觀察中。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