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投入到「夜晚的銀座」這個絢爛世界的契機,是緣於職場上人際關係的不順遂。雖然從事的是與編輯或公關宣傳有關的工作,卻無法順利完成預定的訪問,像這樣的事,接二連三地持續累積下來後,漸漸地我也變得愈來愈憂鬱、消沈。

最後終於搞到憂鬱纏身,而無法勝任朝九晚五的工作。此時,我不得不去思考,有什麼樣的工作是既不會被朝九晚五的工作時間給綁住,又可以養活得了自己的?上班時間只有四個鐘頭、不需要每天出勤、又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唯一能夠符合這幾個條件的,就只剩下酒店這個行業。

我本身擁有社會心理學的碩士學位,在抱著這個工作既有助於我瞭解社會真實面貌,又能解決我生計上燃眉之急的雙重想法下,便下定決心一闖酒店女公關這一行。

有憂鬱症、溝通表達有困難,這樣子還想當酒店女公關?被我如此輕率的決定而嚇倒的人,一定大有人在吧!果不其然,在一開始進入酒店女公關這個行業時,我那原本不擅溝通表達的短處便成了絆腳石,不管用盡任何方法都無法讓工作順利步上軌道。每天、每天,我都為這個造成自己痛苦的決定而悔恨不已。

某家店的媽媽桑因為不斷地被我惹毛,甚至還毒舌地說:「妳又不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可以光坐在那裡就美得像幅畫。還不給我多用點心下足功夫」。

因為不夠機靈,被媽媽桑丟過煙灰缸的場面我也碰過。

儘管如此,對那時沒有任何棲身之處的我而言,除了酒店女公關的世界,已經沒有其它地方可以容得下我。因為當時社會對於憂鬱症的理解,並沒有像現今般這麼具有同理心及包容心。

在待過的每一家店裡,我滿腦子都在不斷思考:「該怎麼做才能夠成為酒店紅牌呢?」我就是像這樣一路努力熬過來的。可是,不管我再怎麼努力,感覺上都好像還少了那麼一點什麼。

儘管業績不上不下的差強人意,但意外地,原本困擾我許久的溝通技巧總算有了進展,至少已經變得和常人沒什麼兩樣了。也因為這樣的轉變,讓我曾一度動念想要回到白天正常的世界去。

可是,因為憂鬱症尚未完全痊癒,所以便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我心想,如果無法學會自我控制憂鬱症,那就絕對沒有辦法回到白天的世界去的。因此,在這樣的想法下,我開始進入心療師(Counselor)培訓學校學習,也參加溝通專題講座,企圖雙管齊下克服問題所在。

我把在那些專門機構中所學習到的技巧,全都拿來運用在店內的待客服務上。這一週是這個技巧,下一週是那個技巧,就這樣反覆不斷地演練,然後就在不知不覺中,我便坐上了No.1紅牌女公關的寶座。

這些話聽起來雖然很像騙人的,但技巧這種東西居然可以擁有這麼神奇的力量,就連我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於是,我發現了一個重要的事實,那就是,要進行高效的溝通,並不是只有自己開口說話,而是要讓對方也開口說話,並且還要善用對方所說過的話。

每個人都很希望有人可以聽自己說話。既然這樣,與其自己拚了命地想要「說這說那」,而使話題中斷、場面冷清,倒不如選擇認真傾聽對方說的話,讓對方欲罷不能地打開話匣子來抒解尷尬的場面,使氣氛愈變愈好,這一招反而比較聰明不是嗎?茅塞頓開後,一轉眼,我就變身成了No.1紅牌女公關。

因為想幫助和過去的我一樣,為不擅溝通所苦而有著相同煩惱的人,所以現在的我活用了過去因接受心理諮商而讓人生有了戲劇化轉變的切身經驗,在白天從事心理治療師的工作。我靈活運用了在研究中所習得的社會心理學、罹患憂鬱症、身為社會人以及進入夜世界後所得到的經驗與智慧,而不是紙上談兵,所以我的心理諮商可以說是「活的」心理諮商。

我白天是心理治療師,晚上則是酒店女公關。不管白天夜晚,我都是扮演著與人聊天、傾聽他人煩惱,以讓人恢復元氣的角色。

如果現在的妳也正為了與他人溝通不良而感到苦惱,請照著這本書裡頭所介紹的溝通技巧,按部就班地一個個親身演練。等察覺到有所改變時,妳一定已經脫胎換骨變成了廣受歡迎的社交新寵兒。

~本文摘自《銀座NO.1公關小惡魔說話術》~~

 

創作者介紹

愛閱讀,就是我的Style-世茂出版集團官方部落格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