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過去束縛,活在當下 

    我有幾個前世?

 

有人認為不要知道前世比較好。知道了前世,結果腦子就開始胡思亂想,一點意義也沒有。

在華盛頓特區時,我曾參加過亞歷山大.艾瑞特(Alexander Everett)的研習會。他原本是英國的教育工作者,遠渡重洋到美國教授企劃能力開發。他對於「人類有前世」的想法,就像地球繞著太陽轉動般的理所當然。他主持的研習會中,也有人提出「如果想了解自己的前世,該怎麼做才好?」

艾瑞特勧導我們「沒有必要勉強探索前世,這一次的人生已經很辛苦了,了解前世反而使你的人生變得更複雜。」

或許真的如此。

我想,只要了解「人有輪迴轉世。我們不曾真正死去。靈魂永恆不滅。」就夠了。

 

「前世是過去的事,現在的人生是最重要的。」即便在這次的人生中,過去的事也都只是過往雲煙。所以不要被過去綑綁,也不要寄情未來,只要把目光著眼於「當下」好好活著就可以了。

這才是「活在當下的力量」。

若是無論如何都想知道前世,可以向天神或天使祈求,藉由夢境,或是坊間的前世催眠,都可以辦得到。

還有人寫信告訴我們:由於聽了我們翻譯的布萊恩魏斯博士前世催眠療法CD,而知道了自己的前世。我想,只要時間到了,你就會知道自己的前世,該發生的事一定會發生。

我所尊敬的布萊恩魏斯博士所寫的《前世今生》以及《生命輪迴》Through Time Into Healing)等,也請各位務必一讀。光是書中這句話「明白我們是永恆的存在」,就會改變我們的想法,使我們對人生採取截然不同的態度也將。此生我們究竟是為了學習什麼而來,探究這樣的事,不是很快樂嗎?

中文版《前世今生》原書的書名是《眾多的生命.眾多的大師》(Many Lives, Many Masters),在日本出版時,不得不選擇出版社能夠接受的譯名,再加上「療法」兩字,是為了避免神秘學的聯想,感覺上比較帶有科學的味道,於是日文書名變成《前世療法》。

日文書名採用《前世療法》的命名方式似乎成功了,這本書也成為長期的暢銷書,而我們想出來的「前世療法」一詞,也成為極普遍的名詞,受到大眾廣泛使用。

之後我和魏斯博士在日本及美國有幾次碰面的機會,魏斯博士對於我們的翻譯也感到極為喜歡。接著,我們又繼續翻譯了《生命輪迴》、《返璞歸真》(Only Love Is Real)、《靈魂療法》(Message From The Masters)《前世今生來生緣》(Same Soul ,Many Bodies)(以上皆為PHP研究所出版)等有關輪迴轉世的書。

 

我並不認為自己非得探索曾經生於什麼時代、什麼國家、過著什麼樣的人生。因為只要時機來臨,你自然而然就會了解。 

了解前世,就能超越時代、國境、人種、階級意識。人生就像是電影,我們就像裡面的演員,只是扮演被賦予的角色而已。當我們看古埃及或耶穌時代的電影,只要想到我們前世也曾生於那個時代,就更能產生一種熟悉感。

另外我發現,如果自己前世曾是歐洲人、美國人或印度人,到那個國家時,會倍感親切。人們在下意識會選擇自己前世的國家去旅行。

 

我是透過美國的靈媒莉亞.白爾斯,了解自己的前世,起先她告訴我前世曾是中國人、俄羅斯人、美國人。然後,我又經由其他機緣,得知自己曾是英國人、美國印地安人,自己也恍然大悟,了解過往的機緣巧合其來有自。

譬如說,我非常喜歡加州的依沙蘭(Esalen Institute,位於BIG SUR大浪鎮,是身心潛能開發研究中心,常年舉辦各種提升自我覺察的研習會),這八年間,我幾乎每年都要去那裡。我在那裡曾遇過一個二十歲的美國青年,因為他非常想來日本,我隨口說了句:「要不要來我家?」沒想到他真的來了。

他叫鮑比,身材很高大,雖然已經大二,卻有著少年般的純真。我們因為沒有小孩,所以短期收留他,就像突然有了自己的小孩一樣,讓我們感到興奮莫名。我們買了小孩用書,從日文基礎的「あいうえお開始,數字數一到一百。鮑比雖然不太喜歡念書,但令人驚訝的,他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學會了。

因為他說想學劍道,所以我幫他加入明治大學劍道社的社團。他喜歡練字,一開始字便寫得很漂亮。吃的方面,他也喜歡日本食物,納豆、醃蘿蔔、海苔等都是他的最愛。

雖然他待在我家的時間只有短短一個月,我就像他的父親般無微不至地照顧他,超過他平時該回來的時間還沒看到他的人影時,我就開始擔心他是不是已經喝到爛醉如泥。

「為什麼這麼湊巧會收留他呢?」我不禁這麼想。

於是我問了精靈有關我和他前世之間的關係。然後知道了下列的事情。

我以前曾是住在加州依沙蘭某處的印第安人。在這一世,鮑比是我的孩子。可是為人父親的我卻因工作遠離家園,沒有盡到照顧孩子的責任,有孩子也跟沒孩子一樣。

因此這輩子我必須照顧他,償還對他的虧欠。是真是假我並不知道,但卻因此深切體會「原來如此」,所謂緣分的確不可思議。

另外,鮑比也曾是日本人,他住在江戶的下町,因為教授書法而受人尊崇,在那一世的人生中,他劍道的技術也非常優異。

鮑比前世曾是日本人這件事,我、鮑比或周遭其他的人都十分能夠接納,說起來他這麼強烈地想來日本而終究達成所願也是件冥冥中似乎早已註定的事。

 

我討厭寒澈刺骨的冬天。這該不會是因為當我是俄羅斯人時,曾被關入冰冷的監獄凍死是受到這個經驗的影響?透過莉亞.白爾斯得知我的前世時,知道有一世我曾是俄羅斯人,因為當時的人民不堪統治者的過度壓榨而發起革命,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分子,聽到前世的我因失敗而身陷囹圄,也有一股格外的真實感。

或許我和聖方濟曾在前世見過面。

描述聖方濟的電影《太陽兄弟 月亮姊妹》(Brother Sun and Sister Moon)是我喜歡的電影之一。

每個人都將在所有世界中重生,這或許是為了使我們了解世界合一所做的練習吧。

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本文摘自《相信靈魂轉生,改變人生》世潮出版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