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減肥,我自由了》(Women, Food and God暢銷書作家潔寧.羅斯(GENEEN ROTH)在2008年金融風暴時,被伯納德.馬多夫(Bernard Madoff )騙去了畢生的積蓄 然而,她卻因此得到了寶貴的教訓。

本文作者  潔寧.羅斯(GENEEN ROTH)

原文 What I gain by losing in Madoff 

 

那天,我站在廚房裏,還在想午飯要吃什麼。這時朋友塔吉打來電話。

 

“我們坐下來聊吧,”她在電話那頭對我說。

 

我以為她是想跟我抱怨她的新髮型,便笑著回道:“有啥大不了的事呢?”

 

事實是真出了大事。在這之前,我將自己30年的退休積蓄都投入到一個“穩定可靠”的基金,由一位“傑出”的金融大師代管。而現在塔吉在電話裏告訴我,那些錢全沒了,分文不剩。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無法呼吸。

 

馬多夫因操縱涉案金額高達650億美元的龐氏騙局而鋃鐺入獄後,我讀了許多文章,它們告誡像我這樣的小股民應當時刻留意自己的投資情況。我多麼希望自己之前能夠對麥道夫有所提防,或者能夠多多瞭解這種所謂的高效穩定投資收益項目——可我並沒有。

 

驚魂未定

 

這幾十年來,我一直在做一件事:授課寫書幫助那些受到體重困擾的人,我自己也曾經在暴飲暴食和過分節食的怪圈中掙扎。現在,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同金錢的關係與自己同食物的關係如出一轍:從不感到滿意,從不覺得自己擁有的已經足夠。恐懼、自責與悔恨開始讓我明白,我對自己的財務狀況是多麼不負責任,必須改改了。

 

三周後,我們6個被馬多夫玩弄的可憐傢伙聚在塔吉家裏吃晚飯。有人拋出這樣一個問題:假如你現在可以把那筆錢要回來,但是你得不到吸取的教訓,那麼,你是想要回那筆錢,還是想要獲得那些教訓?

 

我那驚魂未定的丈夫馬特立刻回應:“你這問題耐人尋味,可我現在沒法考慮它。我只想把錢拿回來。”我倒不太清楚自己會如何抉擇。失去那筆錢後,我的心仿佛被撕開了一道大口子,整天過得渾渾噩噩。之前,我總是不知足,無論去多棒的餐廳吃飯,或擁有多少好東西、有過多少完美的體驗,我都不感到滿足,因為我並未真心去感受到這些好處。而現在我吸取了教訓,開始留意起它們的價值。當然,如果有人要把這筆錢還給我,我不敢說我會拒絕。

 

其餘4個朋友卻都表示,要不是因為這場財務危機,他們很可能不會有機會來重新審視自己。他們覺得這實在很難得。朋友麥克說:“我反而開始感到高興了,仿佛我的心肌日漸萎縮,如今卻又恢復了活力。我可不想再犯老毛病了。”麥克的情況我知道,他們夫婦現在為了應付日常開銷,已經將部分房子出租出去。塔吉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幾周後她就要搬到別人家的車庫去借宿。另外兩個朋友已經宣告破產,對未來的生活正茫然無措。不過,他們倒是有一個共同點:似乎不再過分依賴那些曾給他們帶來樂趣的物質了。

 

回想起這些年,我常常在課堂上讓我的學員們去領悟,他們每天花費數小時打理的皮囊也會老化、起皺、染病,最終死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告訴他們:“就算你節食成功了,兩條腿變瘦了,可死的時候你照樣帶不走它們。所以,你必須知道你自己最珍視的是什麼。在那上面下點功夫吧。”

 

親歷了馬多夫騙局後,我也參透了這麼一個道理:其實,耗費精力去塑身和拼命攢錢、為錢煩憂沒有任何區別。

 

以下就是我總結的關於金錢觀的三大誤區。

 

誤區之“管它呢”

 

一個退伍軍人學員曾告訴我:“每週週一我都下決心要減少開支,可我依舊會買一些預算之外的東西,這反過來讓我覺得自己又欠了銀行一筆錢。我感到更加鬱悶,不得不再買些什麼好東西讓自己開心點。”

 

許多人有這樣的想法:哦,管它呢,反正我們已經在度假上花了那麼多錢,不妨再多花點吧。

 

這種“管它呢”根源于“非黑即白”的觀念和心態。當我們還是孩子時,我們並不明白事物其實有它的相對性(或者說,我們並不明白心目中完美無瑕的母親也會有自私的一面)。我們通常認為,一個人如果不是好人,那就是壞人;或是一個人的觀點如果不是正確的,那就是錯誤的。走入這個誤區之後,我們就不太能夠去省察自己究竟需要什麼。難道買了一件外套就非得再買鞋子、皮包和裙子?難道沒能達成預定目標就表示你是個失敗者?

 

誤區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我和朋友璐璐在人行道上散步時,她撿到了一張20美元的紙幣。“哇!”她大叫一聲,“我們可以買巧克力吃了。”

 

璐璐是一位單身媽媽,每天工作10小時,被各種帳單壓得喘不過氣來。是什麼因素使得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的錢不再屬於錢的範疇,仿佛只有那些通過勞動獲得的錢才是錢。其實撿到的20美元和掙來的20美元價值一樣,而選擇如何花銷就是你自己的事了。把“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的錢不當作錢其實是在為我們自己找藉口。這雖然不是什麼大錯,但關鍵是我們不能糊裡糊塗地花錢。你可以選擇買巧克力,但你同樣可以選擇不買。

 

誤區之“要是我……”

如果有錢就能讓人開心,那麼沒有一個富人會犯愁,但我們都讀過無數故事,它們告訴我們事實並非如此。這並不是說有足夠的錢去買房買車會讓你不痛快,但一旦我們忽略了自己此刻擁有的一切,我們便錯過了唯一能夠給我們帶來幸福、滿足和愛的時機。

 

在我和丈夫被騙錢之前,我一直在抱怨自己所住的房子。這是一座建於1960年的度假小屋,管道設備經常出故障,而且還有些漏風。而在馬多夫騙局之後,我開始為自己有幸擁有一所房子而感到欣喜。另外,之前我看不慣馬特嚼麥片的方式,不喜歡他穿短襪,並且不喜歡他堅持總是把事物朝積極的方面去思考。之後,我為自己嫁給了一個喜歡的男人,在一起20多年而感到不可思議。我開始能夠回憶起自己當初是多麼喜歡他的臉龐、他的笑容、他的神態,還有他眼珠打轉的樣子。

 

馬多夫騙局發生前,我常常妄自菲薄,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夠完美。之後,我為自己能擁有健康的身體、頭髮、眼睛和四肢而心存感激。

 

時來運轉之後

 

2010年春季,我時來運轉,寫的新書《停止減肥,我自由了》(Women, Food and God)連續33周被《紐約時報》列入暢銷書排行榜。講習班也門庭若市,報名者紛至遝來。我感覺自己又要經歷一次考驗了。

 

自從我們兩手空空之後,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之前是多麼愚蠢,竟然沒有還清房貸,沒有存些錢款,沒有向慈善機構做過捐款。現在我否極泰來,很多親戚開始給我打電話或寫信,向我借錢,我覺得自己的錢又不夠用了。

 

其實,有錢和變瘦還挺相似的:沒錢的時候你萬萬想不到真有錢後生活會變成什麼樣。我有一些學員幻想著自己瘦身後能迎來一個稱心如意的美好新世界,能夠穿漂亮衣服,於是忙不迭減肥。可之後卻又變得提心吊膽,擔心別人會對她們期望更多,擔心再沒有藉口為自己的難受和壓抑開脫。她們才減了510,朋友們就開始嫉妒和疏遠她們了。因此,自願再度增肥的現象不算少見。就金錢而言,許多發橫財的傢伙大把大把地花錢,感覺像在比賽看誰先把錢花光。

 

在遭遇危機時,我們能夠清醒地認識到理想生活並不理智,意識到什麼才是對自身最重要的。然而,當危機過去後,我們又舊態複萌,拼命填補欲望的無底洞。我倒不是鼓勵別人非得從我這裏聽取投資建議,可在馬多夫事件後,我還是參透了一些道理——譬如如何對金錢保持“無為”的心態。

 

於是,當親戚們向我借錢時,我會陷入一連串的自問中:等我沒錢時該怎麼把錢要回來?我是否該為自己留著點子兒?我還想起之前自己想做卻沒有能力做的情景。最終,我決定專門開設一個帳戶,每月自動存入一筆錢。我沒法一下子把四分之一的錢都用來幫助別人,所以暫且每月存入收入的十分之一。我還列了一張清單,記錄下我關心的朋友中有誰正急需錢,還有那些致力於保護森林、動物和海洋的機構,這些都是讓我欽佩的工作,我希望助他們一臂之力。我打算先把錢捐出去,這樣就不用再為親戚們的糾纏而頭疼萬分。

 

我決定開始行動

 

提醒自己,我的某些想法(“什麼都是越多越好”)是不對的。

最先保障自己的基本需要。

只對我熟悉的事物投資,這也意味著我不在意自己顯得很外行。

問問自己:賺多少錢才算夠?我還需要更多嗎?什麼才能讓我真正高興起來?

學會知足常樂。

告訴丈夫我買了什麼。每次做財務決定時都告訴他,並和他商量。

把錢用到實處,在我珍視的東西上花錢。

留心生活中那些零零碎碎、看起來不值錢的小東西。每天多留心幾次。

 

 

本文轉載於《Reader's Digest》簡體中文版20116月號。

http://www.readersdigest.cn/article/5661

原文 What I gain by losing in Madoff 

 

紐約時報33周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

《停止減肥,我自由了》(Women, Food and God

暢銷書作家    潔寧.羅斯  著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