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小就學到,別要求父母幫我支付他們期望我該自己付錢的事物,要不,就放棄那些東西。我若不記住這個教訓,就會自己吃苦頭。譬如那次我跟好友麗珊卓拉放學後到父親辦公室。我們要和好友住在羅德島州紐波特市(Newport)的父母去度週末,所以我問父親是否可以用他的信用卡買一件渡假要穿的新泳裝。當然,其實我根本不需要買新的。

(嘿,不能怪小女孩想開口問問看嘛。)

果不其然,父親絲毫不想把他的信用卡給我讓我去買新泳裝。「伊凡卡,」他語氣堅定:「妳已經花了很多錢買衣服,我相信妳目前有的泳裝已經夠好了。」

他說得沒錯,衣櫃裡那些泳裝都還很棒,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麗珊卓拉的爸爸會把他的信用卡給她買新泳裝,所以我們出發渡假前要先去小小「血拼」一下。才是重點嘛。我非常清楚知道父親不會讓步,但我不死心,指著好友當呈堂供證來說服他。「麗珊卓拉的爸爸就願意把信用卡給她。」我心虛地說,然而話一說完,就知道這步棋下錯了。

我父親微微搖頭,然後問我朋友:「麗珊卓拉,妳真的認為妳需要新泳衣嗎?」

就這樣,沒輒了,我投降。

最後我學到確實不該太縱容自己,不是因為我發現要求也沒用,而是因為我明白父親說得沒錯,我不該太奢華,而且從某方面來看,我開口跟別人要東要西,其實是在貶損自己。更何況父親非常樂意照顧我食衣住行的所有基本需求,甚至偶爾會讓我奢侈一下。在被拒絕多次後,我開始學會珍惜並感恩我得到的禮物和享受。父母要確保我不會成為那種被慣壞但其實很可憐的有錢小孩,沉溺於毫無節制的奢侈享受,永遠不懂金錢的真正價值。他們認為如果以正確的方式來教導我,我就不會變成那種小孩,而他們確實辦到了。

如我之前所言,我父母在這方面跟其他父母很不同。我很多朋友都是有錢人家的子女。事實上,在曉平小學和喬艾特中學這樣的私立名校,父母口袋夠深是必要條件,而且在我許多女孩朋友當中,炫耀父母的財力是常見的話題。少女時期我們經常聊到誰的父母像暴君,竟然連女兒的手機費用都不願意付,或者不願意買輛新車或卡地亞手錶當畢業禮物。她們會不停嘀咕抱怨,但很少有人會聽到我或我兄弟發這種牢騷。不管是故意設計或者是值得稱許的無意之舉,總之我父母在家裡營造出一種氣氛,讓我們孩子覺得平白無故開口要求東西是很蠢的事,而且還有點丟臉。

別誤會,我也想擁有朋友喜歡和渴望的東西,只不過我把那些東西視為胡蘿蔔,也就是一種獎勵,藉此激勵自己若將來事業有成,就有能力負擔我想要的任何東西。而我那些朋友只是想獲得,想立刻就擁有,想要別人拿著大銀盤呈上來的那種感覺。不知怎麼辦到的,我父母就是有辦法讓我覺得我在經濟上應該獨立自足,而且就記憶所及,我未曾理所當然地期望別人給我任何東西。我知道若遇到困難,父母永遠會在一旁等我開口,不過我可不打算讓自己面臨經濟窘迫的困境。

現在,我很驕傲地掌握自己的生活。我在川普所蓋的大樓裡擁有一間兩房的自宅,這可不是誰送我的,也不是以員工價的優惠取得,而是我在自家蓋的建案裡買下我人生第一間房子,因為我相信川普的品牌,也相信我們的房地產有投資的價值。我跟兄弟唐恩及艾瑞克一樣,都要自己付房貸,他們兩個也在其他川普蓋的大樓裡買了自己的家。我承認我的貸款是要付給我爸而不是銀行,但也算是貸款,而且我從未欠繳過任何一期呢。

話說回來,有些朋友聽到這事都不解。他們不相信我的話,也不懂為什麼我爸不直接把房子送我,對於他們這些疑問,我很難解釋清楚。其實,父親或許願意讓我免費住在他的屋子裡,不過一定只是暫時的,他絕不會直接把房子我,就算他想這麼做,我也不會接受。我不想欠他一份人情。現在,我已經長大,我喜歡那種能給自己買東西,擁有自己的生活的感覺,再說,哪天我想搬家時,我希望有間房子可以賣到好價錢,讓我享受到那種投資獲利的滋味,就跟大樓的其他屋主一樣。

我想,從這角度來看,我要的不只是依照父母的期望來過日子,而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發現家裡三個孩子,沒人把父親當成人肉提款機,這點實在很有趣。就連我妹妹蒂芬妮(我爸和他第二任老婆瑪拉‧梅波所生的女兒),也明白經常跟爸爸要錢這種行為不被接受也不需要,而且非常不。我們的父親顯然一定做對了一些事,才教出我們這種觀念,而且不管他做了什麼,一定做得不著痕跡,因為他從未要我們坐下來,滔滔不絕對著我們講述金錢的價值或自己付錢的重要性,然而,我們不經意地就接收到這些訊息。

上個聖誕節,蒂芬妮來找我,說她遇到了難題。她七歲時就和她母親搬到加州,所以和父親相處的時間比我們三個少很多。現在她十五歲了,想知道該怎麼接近父親,開口跟他要錢。她需要錢不是因為她被慣壞,而是因為她是個青少年。如果她跟他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她就能偶爾找他,跟他要點奢侈的小東西。我相信他一定會很樂意給她,就像當初我們三個偶爾跟他要點特別的禮物時,他總會給得很大方。有時他甚至會毫無理由地給我們驚喜,送上很棒的禮物。我想,蒂芬妮大概沒能享受到我們那種驚喜,只因他們兩人沒機會親近。

蒂芬妮告訴我,她許多朋友都能用父母的信用卡購物。有些人只能花固定的金額,有些則可以隨心所欲大買特買,除非老爸開口反對。基本上這代表不管他們買什麼幾乎都可以過關,而且口袋隨時都有充裕的零用錢,但蒂芬妮要的不是這個。她真正要的只不過是能獲得一點點跟朋友相同的享受,也就是她若和父親住同一個屋簷下所能得到的那種待遇。我當然了解這點。儘管我談起自己小時候滿口都是那時有多獨立,但若偶爾能在合理範圍內花花老爸的錢,我當然也會非常高興。見到朋友都戴著某種很酷的新耳環或拎著新包包,我心裡想的不是這沒什麼,而是只要買給我這一次就好。但我不會讓父親的信用卡累積成千上萬的帳單,或許連幾百塊都不到。我不覺得我是個被過度寵溺的孩子,只是偶爾想縱容一下,小小一下,而現在蒂芬妮很自然地面臨跟我當時一樣的處境。她不知道該怎麼跟父親開口,才能得到以前他曾讓我和兄弟享受過的一些小寵愛。

其實她已經想好如何開口跟他要求更多零用錢的策略,她思考過了,只是一直無法提起勇氣去找他,所以我先安撫她的情緒,讓她放輕鬆。我一邊聽她說話,一邊想著,沒想到這種掙扎和想法竟也延續到蒂芬妮身上,忍不住覺得既窩心又高興。我替這女孩感到驕傲,她一方面很不願意跟父親開口,但另一方面又希望能比得上同儕裡的其他女孩。而且我也很驕傲我父親樹立了如此強烈的原則,把金錢的正面價值灌輸到所有子女身上,就算分隔兩地也不例外。

對了,補充一下,這件事的發展是這樣的:我這個大姊姊以迂迴的方式解決了蒂芬妮的困擾。我建議父親,或許可以給蒂芬妮一張信用卡當聖誕禮物,讓她每個月有點零用錢可以花,不過我當然沒讓蒂芬妮知道我給父親建議。他果然送了她這份禮物,蒂芬妮雀躍不已,不再為零用錢煩惱,同時也對父親充滿感激。這種作法具有截然不同的意義:我們會感恩自己所擁有的,不會濫用父女關係,也不會將之視為理所當然。

而且,我們也絕不會指望父親無限度地供應。

 

寄件者 風向系列

川普的女兒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