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e.png 

文/石角完爾 《創造驚人成就的猶太式學習法》作者

世界上有兩種在面對種族歧視時的不同反應。

一種是因為被歧視而強烈反抗的民族,另一種則是被歧視後就反歧視回去的民族。猶太人的反應就如前者,而日本人則如後述。


筆者曾針對猶太人的「反歧視主義」以及日本人的「泛歧視主義」做過說明。


猶太人被歧視、虐待、鄙視了4000年,因而成為了徹底的反歧視主義者,不論在面對怎樣的歧視時都回強烈的反彈。

在日本國憲法的第14條中記有畢業於哈佛大學的年輕猶太人——Charles L. Kades陸軍上校做為世界先驅所寫下的反歧視主義的憲法條項。

這可說是猶太人所追求的反歧視主義第一次被記明在被稱為最高法律的憲法之中。


日本憲法第14

1.所有的國民,在法律之下一律平等,不因人種、信仰、性別、社會階級或血統、政治、經濟、社會關係而有差別。

2.不承認華族及其他貴族的制度。

3.不論是授與榮譽、勳章或其他名譽等皆不得伴隨有特權。關於榮譽的授與,其效力自授與時始至授與人逝世後終。

 

但是,擁有這憲法第14條的日本人卻反過來被白人所歧視、鄙視,而日本人的反應竟不是反抗這歧視卻反過來以歧視還以歧視。

關於這一點,我也曾說過好幾次了。

 

不反抗白人的歧視卻反過來徹底的歧視與自己同樣的黃種人或黑人以解消被白人歧視的壓力,這樣的民族就是日本民族。

 

我也曾說過好幾次,日本雖不是世界上種族歧視最嚴重的國家,但是在日本,至今仍存有對朝鮮人的歧視用語「xxxx」、「xxxx」;有對中國人的歧視用語「xxxx」;有對黑人的歧視用語「xxxx」;也有對猶太人的歧視用語「○○○」。

看看在現今制度下的朝鮮人學校問題就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這樣的歧視是存在於一般制度中的。

不只是在制度中,就是在人們的意識中也存有很強烈的歧視意識。

 

更明確指出這一點的就是本月號在《選擇》的前言中接受訪問的一橋大學教授——伊豫谷登士教授,訪問的標題名就是:「不接受移民的日本人的歧視意識」。

(中略)

日本人的歧視意識恐怕將有可能是造成現今日本走向衰落的一大根本原因。

在面對鄰國的韓國、中國或台灣人時,日本人因為在經濟競爭上的優勢而有著自滿與疏忽的心態。

等注意到的時候才發現,在許多產業上,日本已被台灣、韓國中國追過並奪去了許多市場。要

說這最根本的原因就在於日本人沒有去除掉對韓國人、朝鮮人、台灣人的歧視心態也不為過。

我曾好幾次在不經意中聽到他們傲慢地坐在黑頭車的後座中以及在私人宴席上時碎念到:「在日本怎樣怎樣……」。

我也曾好幾次聽到他們在私人宴席上如是的發言:「在中國設廠時,中國人對於宿舍所提供的東西不論是什麼都會拿回家,對於他們這種竊盜的習性,我們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他們還真是個公私不分的民族。」

其實,這也是另一種歧視的言論。

 如同伊豫谷教授那適切的說明,在是否接受菲律賓籍護士的問題上就能看出日本人的歧視心理。

菲律賓現在是一年會有50萬大學生畢業的高學歷國家,而且他們在教育上全都使用英語,教科書也是使用和歐美同樣的教科書,不論是在醫學還是護理學上的教育也都是跟於歐美一樣的。

像他們那樣高水準的教育,特別是關於英語方面的高程度,使得菲律賓人不只大量地得以進入以英文教育為基礎的歐美國際企業中,連印度的企業也將客服業務外包給菲律賓。

日本則是在接受菲律賓人的護士時以要求其必須學會日文為條件。

世界上共通的語言是英文,但是我們卻要求那些習得走在世界醫學最先端,治療方法是站在世界最頂端的美國醫學教育的菲律賓護士來學習可謂是世界上屬區域性方言的日文。

就實際上看來,與其說這樣要求的結果是拒絕了接受菲律賓籍的護士,倒不如說是為了削弱應徵者的應徵意願也不為過。

說著英文,以歐美的教科書來學習歐美醫學教育的菲律賓籍醫師以及菲律賓籍護士在美國、英國、新加坡、印度、紐西蘭、澳洲、加拿大等地的需求量都很大。

在太平洋這一帶則是以夏威夷的醫院中雇用了最多的菲律賓籍護士。

必須學等同於地方方言的日本語才能在日本工作,這樣的要求將會使得菲律賓籍的護士幾乎無法在日本工作,對於這樣的效果有所期待的心理其實就是一種歧視主義,而將這個歧視主義隱藏在社會中的就是日本政府的姑息政策。

 

跟激烈地反對白人的歧視並堂堂正正的與之對抗的猶太人不同,日本人因為沒有那樣的勇氣與精神,所以就將從白人那兒受到的歧視反過來歧視朝鮮人、中國人、台灣人以及其他的亞洲人或黑人,這就是日本人和猶太人完全相反的生活方式。

本文翻譯自日係猶太人 石角完爾 的部落格 

創造驚人成就的猶太式學習法.jpg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