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述師.png 

幾年前,室友的朋友W為了上警局做筆錄來到家裡借宿。原來是3年前她因戀情失敗而猶如槁木死灰,當時鑽牛角尖的她一心只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因而找上催眠師,結果發現是自己前輩子「先辜負對方」,她就釋懷了。沒想到3年後,因為有其他客戶聯合舉發這位催眠師詐欺,警方在調查客戶資料時發現W的檔案,便聯繫她到案說明。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這位催眠師是騙子,當初如果沒有他,我可能會過不了那一關。還好現在傷口已經復合,不然我不但失去一個能讓自己好過一點的理由,還發現自己被騙了3萬塊,只是讓自己更不容易站起來而已。」

為了不再有人受騙,為了讓其他受害者獲得賠償,W很願意忍受伴隨作證產生的不方便,盡好一個公民應盡的責任,但看來她個人並不需要這份遲來的正義。

有次在飯局上遇到一位心理諮商師,我趁機問他對催眠的看法。這位佛教徒雖然相信輪迴轉世,但在專業上卻不認同可以經由催眠回溯到前世,「那只是人為了保護自己,給自己一個理由,而在腦中創造出來的影像而已。」這是他抱持的立場。

前天有個談話性節目討論第三者的話題。在場有位來賓A表示,她那位劈腿男給的理由是,因為罹癌的父親很喜歡另一位女友B,很希望在過世前能見到他們結婚,他怕分手會讓父親心情不好而導致病情惡化,所以無法離開B。A戀戀不捨地述說著這位男生如何把她照顧得無微不至,跟以往的男友有多麼不同。但慢慢地,男人越來越不見人影,她心想對方可能忙著照顧父親,因此很懂事地不去打擾。過了一陣子她接到男生的來電,表明說要買家具準備結婚了,「我決定成全他們。」這位女生邊說還邊流下兩行清淚,感覺周圍還閃耀著聖潔的光輝。

人生經驗較豐富的主持人聽完,就冷哼一聲說,「妳這樣想比較開心,有些話我們就留在心裡不說了。」接著,在主持人的提問之下,這位女生才表示,後來男生的父親確實過世了,但男方和B並沒有結婚,因為B其實是已婚身分,男生本身也是第三者,也只有週末能跟B相處。

這位女生不但不願承認自己誤信對方編織的說法,還另外編織另一個說法,告訴自己是值得男生疼愛的,是自己大方讓出男友,而不是男友選擇了另一個更喜歡卻無法結婚的女人。這個事實所有觀眾甚至她本身都很清楚,但沒有人狠得下心去揭穿真相。

「騙自己」有時是有必要的,但有沒有相對而言較為安全又健康(最好也不用花三萬)的方法呢?

如果只是需要一個說法,我覺得Rebecca Rosen在《Spirited》(暫譯「靈性覺醒:讓精神嚮導成為自己的人生諮商師」,現正緊鑼密鼓翻譯中,敬請期待中提出的觀點,倒是比較有建設性。

這位曾為珍妮佛安妮絲頓與寇特妮考克斯提供諮詢服務的靈媒認為,

我們在出生前會設定這一生會發生的特殊事件,同時也會選擇一組精神嚮導來指引我們,少至五位,多至百位。有些精神嚮導會在你的人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如家人、伴侶、密友,以及任何你會感受到兩人之間有著強烈連結的人,而你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感受,是因為你和這些靈魂有著相似的人生課題。有人說靈魂伴侶不只一個,這句話所言不假,但是你與他們的關係並不一定是健康愉快的,通常能扭轉人生的都是令人感到痛苦的關係。其他精神嚮導則是你經常接觸的人,但你不會感到跟他們有特殊的連結,像是遠親、兒時朋友、導師、同事等,這些人會對你的人生帶來影響,但影響力不像你的靈魂伴侶那麼大,他們會適時出現,讓你獲得成長,然後就功成身退了,雖然他們的重要性不比靈魂伴侶,但你們時相遇時依然會有似曾相似的感覺。

要我接受自己在誕生前就寫好人生劇本,實在也有困難。但換個角度看,Rebecca Rosen的觀點或許能幫助我們更快去「接受已經發生的事實」,而不至於浪費太多時間糾結在「為何會發生在我身上?」這種否認情緒當中;認同這些傷心事件都是為了自己成長而設定的,也可以讓自己少點受害者情結,並且對於事件本身和牽涉的對象不埋怨、不逃避,而能從中誠實的面對自己,讓自己隱藏、壓抑的問題顯現出來,知道自己在精神上能做怎樣的提升。這樣說來,這種觀點倒也能幫助我們對逆境做積極的利用。

職場專家邱文仁曾在某談話性節目中表示,她離婚時,並不想追究「為什麼」,畢竟知道更多的不堪,只會需要更多時間療傷,她就是去接受婚姻已無法維持、也不想維持這個事實,所以在當下只把心思放在自己該做什麼。我比較佩服這樣的態度。

然而,如果「理由」是你走不出低潮的關卡,那不妨發揮個人的創意,給自己創造一個理由吧!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