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箐茵(晶晶)

阿寬出生時早產,腦室擴大、疑似腦室白質化,可能影響智力。
一歲左右,再由耳鼻喉科與眼科主治醫師診斷出,有中度聽力障礙與高度近視……

永遠難忘當時在診察室內聽到如此宣判的那一刻。初為人母的我,頓時手足無措,當下淚如泉湧,情緒潰堤。雙手緊緊地環抱著我心愛的兒子阿寬,在我的心目中他是那樣地完美。他明亮的雙眸和我四目交會,我用摯誠的眼神傳達我對他的愛,我用純真的低語表達我對他的支持。我們一向能透過心靈相通。

 

護士看我慌了手腳,在一旁用專業的口吻建議道:「請儘早接受這個事實。很多媽媽都像妳一樣哭泣,剛開始都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於是做了許多不必要的掙扎,卻拖延了矯正的時機,到時候就只有後悔。」

然而,此時此刻,有誰能告訴我,該怎麼辦?

她繼續慎重地說:「妳應該要儘早讓妳的兒子佩戴助聽器才是正途。」

要我怎麼能接受這樣的檢驗報告!

我懷抱著一線希望,急切地向醫師詢問:「孩童的聽力障礙現象會不會只是暫時性的呢?畢竟才剛滿週歲,各方面的發育都還不是很完全。孩子潛力的發展是無可限量的,不是嗎?」我語帶哽咽接著說:「以我個人的觀察來看,我兒子的聽力並不像你們所說的那樣啊!」語畢,我的視線緊緊地盯著眼前這位權威專科醫師,屏氣凝神地等待他的回應,也企圖在他的舉手投足間找到任何正向支持的蛛絲馬跡。

眼看著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滿是自信的眼神,從我身後的那面牆再度移向我,並以堅定又清晰的口吻說:「妳聽好,從最近這兩次聽力測驗的報告結果來看,我可以確定妳的孩子是個中度的聽障兒!他有資格領取殘障手冊。申請殘障手冊可以為妳的家庭省下不少開銷,我們會盡可能地協助妳辦理。」

隨後,醫師熟練地遞出一張名片給我。「這個是跟我們配合的一家助聽器廠商的名片,他們會教妳以後要如何照顧這種孩子,往後你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加油!」説完不久,他向我下了逐客令。

對我而言,無疑地,這是一棒迎頭痛擊,且不偏不倚地正中我的要害,敲得我魂飛魄散,幾乎就要把我整個人給擊潰了。這樣堅定的「宣判」,就如同先挖走我的心,隨後又要我把它活生生地和血吞下般。

「難道,接受這樣的『酷刑』是唯一的選項?」

「這要我如何能夠接受!」

雙手環抱著阿寬,眼中泛著淚,心中五味雜陳,緩緩地走出醫院的大門。我失魂落魄地遊蕩在車水馬龍的街道間,雖然難過與受挫的心情和場景,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並不陌生,然而這種刻骨銘心的痛卻是那麼樣地鮮明。

返家後,我獨自一人坐在娃娃床邊,看著阿寬熟睡的臉龐,想到厚厚的高度近視眼鏡片檔在他那迷人的雙眼前,耳朵上還要佩戴略重的助聽器……想著想著,剎那間我感覺到我的心和我的胃被這個外在的世界盤根錯節地糾結著、纏繞著。

我必須承認,這是我所陷入過最困難、最漆黑的情境,是過去從未經歷過的。我沒想到,當一個媽媽竟然要面臨如此巨大的衝擊?難道外在的報告數據及專業的宣判,就足以決定一個孩子和其母親的一生嗎?

以我過去的行為模式來說,我總是能讓自己逃避去面對一些問題,總是不去追究造成問題背後的原因。在生活中所遭遇到的許許多多不如意的狀況,我通常能夠輕易地找到人來頂罪、輕易地推委給他人。

「罷了,那又如何呢!都是因為從前大人們對我處處限制所造成的傷害,造就了今日挫敗連連的我!」每次我都在心裡這樣吶喊。

但是,我萬萬沒有想過,如今在我眼前所面臨的巨大挑戰,竟然會跟另外一個人有如此密切的關連,而這個人竟然是我的小孩!

「憑什麼!憑什麼要我接受這個判決!」
「試問,他何罪之有!憑什麼用區區的三言兩語就來定奪他的一生!」
「憑什麼,憑什麼我們要由『別人』來決定我們的未來!」
憤懣的淚水撲簌簌地模糊了我整個視線。

 *          *         *          *          *           *         *          *         *          *

 「一定有更好的面向!」

「我需要正向的聲音。」

心知那答覆再也不是向外探求,它必定就在我之內!

「噢!親愛的神啊!請幫助我知道,這個問題已經為我解決了!」(奇蹟禱詞)

 闔上眼,我逐漸穩定了呼吸。在沉思中,忽然照見內在有一盞覺知的明燈正在燃燒著,而且火光清澈。同時我也拾回了自從阿寬出生以來,自己在幾次面對「挑戰」時刻那股不妥協的勇氣、信心與樂觀。那是從小到大被我隱藏至深,也是曾被父親斥責為叛逆與任性的骨子。

儘管在物質世界的表相中看起來是多麼不可能的任務,而那些即將要展現的美好景象,卻是我願意選擇的方向。

那就是──

「我的兒子擁有健康的身、心、靈。」
「我兒子的聽力很好。」
「我兒子的視力很好。」
「我的兒子阿寬擁有優秀的頭腦。」

我決定配合身體力行,盡可能做各種有益阿寬的活動。於是持續收集大量具有啟發性而且色彩鮮豔的玩具,每天愉快地陪兒子玩,刺激他的視力與腦力,更常常對他說話,刺激他的聽力。

同時,更時時冥想種種美好景象的畫面──

阿寬經常注意到非常微小的聲音,在屋內聽見爸爸開門的聲音,便知道爸爸回來了;到戶外活動時,聽見蟲鳴鳥叫的聲音會讚嘆;可以觀察到在空中飛翔小鳥的展翅聲與飛機的引擎聲等等。諸如此類的聽覺、視覺、反應靈敏種種的詳細情節。
我經常在心中巨細靡遺地描繪這些栩栩如生的細節,並在意念中將這些畫面傳送給阿寬,並清楚地告訴他:

「親愛的兒子,你值得擁有身、心、靈所有的健康。」
「你的聽力很好。」
「你的視力很好。」
「你擁有優秀的頭腦。」

在往後兩、三年的時間裡,我常常在接到聽力與視力異常的檢查報告書後,持續做積極的觀想,並盡可能地維持此狀態實現後愉悅的感覺。這也使得當時有人對我的態度感到疑惑,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拿到的是異常的報告書,卻還能保持心情愉快的最大原因。

因為,我取回了「決定經驗什麼樣未來」的主宰權,我選擇了自己內在本有的力量,我將這個暫時的過程表相視為一個會越來越好的肯定記號。

訣竅就在於了解到「沒有一種人、事、物是靜止不動的,每樣事物都隨時在動,而人的思維永遠能影響它,改變它的方向」。同時,我盡可能地將自己的想像力發揮到極致。我想像著,這些冥想中的畫面在不久之後都會逐漸地成為實相,並且在我的生活當中接二連三地呈現出來。

果然,就在阿寬滿四歲的前夕,我們獲得一張自耳鼻喉科醫師所開出,兒子聽力正常的診斷報告書。當時,當我再一次走出醫院的大門,再度環抱著我的寶貝,他同時也是我的最佳夥伴。當瞥見阿寬也笑得合不攏嘴的那一刻,我再也掩飾不住心中那份前所未有的欣喜了。握起阿寬的手,我跟他輕盈地在原地轉圈,兩圈、三圈……忍不住在他的臉頰上親了又親、親了又親……

阿寬燦爛的笑靨,在此時顯得格外地神氣揚揚。此時此刻來自宇宙的回饋是如此活生生地呈現,這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的「狂喜」經驗,宛如陣陣的浪潮般向我席捲而來。

「看哪,寶貝,我們成功了耶!」

「親愛的孩子,我們做到了,我們真的做到了!」

返家後,我和兒子高興地手舞足蹈,手牽著手興高采烈、肆無忌憚地狂歡。

我們知道,神和天使們也團團圍繞在我們身旁一起慶祝。

當下,我真正地經驗到什麼是生命的狂喜,這是一種你清楚明白自己未來將要經驗的方向。其實,就是掌握在自己之內的確定感。

 

有了這次深刻的體驗之後,從今以後再也不會一樣了,因為生命注入了一種新的視野、一種新的品質。

  *          *         *          *          *           *         *          *         *          *

與晶晶面對面接觸見面會徵求50位有興趣的朋友們來見面聊聊。

見面會預計於七月底的週末舉行。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們在底下留言報名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