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述師.png 

之前看了《騙行無阻》(The Brothers Bloom)這部電影,裡面有個橋段令人印象深刻。

瑞秋懷茲(Rachel Weisz)在戲裡,扮演繼承巨額財產的石油大王獨生女潘妮洛普,影帝安卓亞布洛迪(Adrien Brody)所飾演的騙子布魯,為了親近純真卻難以與人產生聯結的潘妮,製造了一場假車禍,終於如願踏入富家女的豪宅大門,並打開她的心門。

很快地,潘妮因為嚮往冒險(大概也渴望愛情),跟著騙子檔一起搭乘郵輪前往希臘。在船上,潘妮跟布魯談起,自己為何會那麼多項才藝。

五歲時,潘妮因為被誤診為對所有東西過敏,父母為了保護她,設置了一個房間讓她安養,並從此禁止她出門。直到十九歲,大家才發現,她其實是對鋁製的針頭過敏,因此在接受過敏原測試時,才會對每個測試項目都有反應(發炎腫脹)。

水落石出之後,她曾想過遠走高飛,但因為母親罹癌,所以她決定留下來照顧。不過,母親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過世。

布魯聽完之後問道,妳會不會覺得受騙了?

潘妮說,「我不想覺得自己被騙,所以我學著騙自己。」她告訴自己,這不是一個小女孩因為生病而被關在家裡、虛度人生的悲慘故事,這是一個小女孩能發掘萬物之美,而且愛著她所信賴的人的故事。

說起來,這真的不是一個全然悲慘的故事,即使潘妮覺得孤獨也寂寞,但她為了消磨一個人的時光,自己看書學會彈鋼琴、手風琴、小提琴、吉他、體操、桌球、摺紙、雜耍、撲克牌魔術、法語、製作瓶中船……等多項才藝,甚至懂得用西瓜製造攝影機。在某個層面,她的生命並不是蒼白、空洞的。

你是否也有難以面對的黯淡過往?要不要也學著騙騙自己,給自己編織個冠冕堂皇的故事?

如果你生性耿直,對「欺騙」兩字過敏,那麼就說是「正面思考」吧,若覺得這種說法太陳腔濫調,那就說「換上另一付眼鏡」吧,但剛好你並不是NLP所說的「視覺優位者」(優先以雙眼看到的資訊來理解外界事物),而是「聽覺優位者」(優先以耳朵聽到的資訊來理解外界事物),那就為回憶換一首背景音樂吧!

幾年前,我曾在電視節目上看過一個有趣的小實驗。

有一段簡單的影片,劇情是一位妻子正在廚房作飯,丈夫下班後來到廚房,正準備接近妻子。

第一次配上溫馨的音樂,看起來就像是家庭喜劇的橋段,感覺丈夫下個動作就是要從後面抱住妻子,並獻上一朵玫瑰,然後兩人耳鬢廝磨一番。

第二次則配上令人驚悚的音樂,片子立刻變成恐怖片了,令人懷疑起丈夫手上似乎藏著利刃,不知情的妻子馬上就要慘遭毒手、鮮血四濺了。

很奇妙吧?其實,就像NLP的技巧,只要稍微調整一下一項回憶中的視覺、聽覺或身體感覺的元素(=次感元),就可以扭轉你對相同事件的印象和感受。

《喚醒內心力量的NLP心理學》(七月出版,敬請期待)的作者ユール洋子小姐,曾經是個面對人群時就會十分緊張的人,她藉由時間線這項NLP技巧,發現原因出在幾年前擔任口譯時,因為有些專有名詞翻譯錯誤,而遭到現場的專家當眾指責,導致她產生心結,從此畏懼在眾人面前說話。

 原本,ユール小姐如此敘述她的故事:

「台上耀眼的燈光照射著我,我的表情十分緊張,臉紅得發燙。會場太暗,我看不清楚一百多位聽眾的臉,只能感覺到批判的視線和冰冷的沉默。專業評論家的無情批評,狠狠地刺向了我,我因為自己翻譯出錯而感到羞恥,恨不得能鑽進地洞裡去。」

她運用了調整次感元的技巧,把這段回憶做了一些改變……

「我把台上過熱的燈光調整到我不在意的程度,點亮會場的燈光。臉上不再紅得發燙,台下一百多名聽眾表情平和。會場上傳來具有臨場感的開朗聲音,評論家的語氣不再那麼嚴苛,緊張感和受到責難的感覺消失了。」

從此,她解除這段回憶帶給她的傷害。

有時,我們所認為的真相,並不是真正的事實,你又何必堅持自己原本的解讀呢?為自己重新述說你的人生故事吧,對自己多一點溫柔,想法多一點彈性,快樂其實很簡單!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