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始思考「這份工作,真的是我真正想做的事嗎?」的問題,是在進入銀行後過了十年,當時年紀約三十歲出頭的時候。隨著工作的內容日漸豐富,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也愈來愈清楚。而我也了解到,透過對外發出信息能夠讓模糊不清的想法自然而然地會變得更加明確。

然而因為工作緣故,我見識過形形色色的業界,無形當中也激發起我「除了金融領域之外,我想成為另一個不同領域的專家。我想從事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工作」衝動。因此,我重新思考「什麼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在這種情況下,在我三十五歲時,我選擇DOCOMO作為我轉換跑道的目標。

「我想擁有有別於金融以外的擅長領域」、「我想從事的不是金融業,而是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工作」,正當我在尋找符合上述條件的工作時,有熟識的友人告訴我:「DOCOMO現在正在招募專案融資方面的人才。」

現在仔細一想,那一次真可說是命中注定的邂逅。

在我母親被醫師宣告只剩下三個月壽命住院之際,我第一次租借的就是NTT的手機。當時,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腦部的母親,只能躺在病榻上動彈不得。而將臥病在床的母親與忙於工作的家人連繫在一起的,就是手機。

正是在這樣悲傷的經驗當中,我對手機充滿著感激之情,因此也深信「雖然現在手機尚未普遍,總有一天手機一定會廣為普及。今後將是資訊科技的時代!」

就這樣,我參加了DOCOMO的公開招募考試,結果很幸運地錄取了。當然,在這個時候,我的腦海中還沒有出現「手機電子錢包」的點子。

非但如此,我甚至從沒有想過日後會成為與自己關係密切的i-mode成員之一。原本我最想進入的部門,是負責海外投資事業的國際商業部。不僅能夠運用我任職於興銀時的經驗,也因之前參加求才招募時就是應徵此一部門。

然而事與願違,我被分配到相關企業部這一部門。這個部門剛從經營企劃部劃分出來,專門負責處理國內出資企業的管理與投資。不僅周遭的朋友異口同聲地問我:「為什麼不是分配到國際商業部呢?」連我自己也感到相當驚訝。

不過,投資也算是我擅長的金融工作,當時所抱持的心情是:「算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不僅如此,我人一到公司報到後,就接到上司的告知:「目前還沒有既定的工作,我暫且先派一個人給你,你就好好想想,去做些自己喜歡的事。」

老實說,當時我的感想是:「真失望。令人大受打擊!就連年收入也少了三百萬日圓,我這次轉行是不是錯誤的選擇?」

我的生活從興銀時代工作到三更半夜是家常便飯的生活,突然轉變成每天晚上六點準時下班的生活。總之,每天都相當清閒,為了獲得上司的認同,一面努力工作,一面開始思考各種新點子,把自己的理想對周遭的人發出訊息。就這樣,我遇見了當時成立不過三個月的i-mode部門的成員。

在我向眾人自我介紹:「我原本是興銀的行員,現在是個閒人。」數個月之後,這個部門改名為「i-mode成長戰略企劃案」。我們當時還不清楚,這個部門能為世界提出什麼樣的貢獻。

i-mode成長戰略企劃案中,我們開始陸陸續續展開新的企劃案,例如當i-mode的使用者達一百萬人時就進行手機廣告,為強化與創投企業在技術層面的關係,開始進行風險投資等。

之後,沒多久i-mode部門進行人事異動,我成為結盟專任部長,「手機電子錢包」也在提案後,約過了四年之後獲得實現。

當然一開始不可能一帆風順,每天都過著與公司內部糾葛不斷、與信用卡公司及終端零售店等進行各方面調整、與糾紛苦戰、惡鬥的日子。不過,最後真的就在眾人的協助之下,這個企劃案才能得以實現。

就這樣,融合通訊與信用卡功能的「手機電子錢包」終於誕生,國外媒體也給我取了「手機電子錢包先生」的稱號。

雖然一直在繞遠路,但我從半徑3公尺開始將資源轉為機會,卻在不知不覺當中達成自己所描繪的夢想!

 

~內文摘自哈佛商學院講師教你永遠不敗的自我經營術》一書,12月即將出版敬請期待~

哈佛_封面.jpg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