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掩護這個辭彙被用來形容部分企業或組織,表面上雖然表態願意支持共同對抗乳癌的活動,卻仍在自家產品中使用可能導致乳癌的成分,魚目混珠的結果可能反而提升乳癌的罹患率。

乳癌成因與預防

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導致乳癌的原因來自於我們的周遭環境:女性一生中,不斷接觸到致癌以及擾亂賀爾蒙分泌的化學物質。環境是乳癌病患一個重要的共同因素。乳癌罹患率的增加也和二次世界大戰後,人造化學物質的擴散有關。這些物質有很多都存留在環境中,累積於人的體脂肪內,而且可以在乳房組織中停留好幾十年。有些化學物質已證實會導致動物長出乳房腫瘤,有些則會擾亂動物體內的賀爾蒙平衡。

「已有極具說服力的科學證據顯示,現今使用的十萬餘種人造化學物質是導致乳癌的原因,這些化學物質不是會改變賀爾蒙的運作,就是會影響基因的呈現。」這份《二○○六年美國證據報告:環境與乳癌的關聯性》〈State of the Evidence 2006: What Is the Connectionbetween the Environment and Breast Cancer?〉這麼敘述著,科學家普遍認為,女性若在一生中接觸到較多的雌性激素,罹患乳癌的機率也較高。舉例來說,在十二歲前初經即來潮的女孩,得到乳癌的機率比十六歲後初經才造訪的女孩高出50%,這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前者在一生中接觸到較多的雌性激素。胸部較早發育的女孩,罹患乳癌的風險也明顯較高。

還有一個惱人的趨勢使得研究人員正視環境成因,那就是:年輕非裔美國女性的乳癌高罹患率。他們在《醫學假說》〈Medical Hypotheses〉期刊中發表道:「我們猜測,年輕非裔美國女性使用含有雌性激素或其他荷爾蒙的個人保養品,是使她們在更年期以前,就面臨乳癌高罹患率的部分原因,因為她們在還處於胎兒期或幼年期,這種一生中較脆弱的時刻,就讓她們的幼小的乳房接觸到大量的雌性激素。」這份報告也指出,「非裔美國女性比白種女性較早經歷性成熟期,也較常使用含荷爾蒙的個人保養品,例如:添加胎盤素的髮油和潤髮乳液。這類化合物有些被非裔族群長期廣泛使用,而且從非常年輕就開始使用這些產品。」美國匹茲堡大學癌症研究所環境腫瘤學研究中心主任兼資深研究員德芙拉.戴維斯說道。這份文獻引用了好幾份報導指出,含荷爾蒙的個人保養品與性早熟的關聯性。

戴維斯博士並指出。她尤其擔憂添加下列成分的產品:胎盤素、苯甲酸酯防腐劑、鄰苯二甲酸酯、甲醛防腐劑、重金屬,以及被致癌雜質污染的幼兒產品。她同時建議女性:「愈簡單愈好!」盡可能使用較少的產品,使用添加較少合成或未知成分的產品,還有,可能的話避免使用含賀爾蒙活化成分的產品。

宣導防治乳癌的粉紅絲帶運動

非營利組織「對抗乳癌行動」評論粉紅運動的網站—「想清楚再粉紅」〈Think Bedore You Pink〉一文指出,你必須連續四個月,每天都購買三瓶優酪乳才能為這個活動募集到美金三十六元。這個網站呼籲消費者就粉紅絲帶的產品和促銷活動提出批評,例如:有多少金額被用在這項活動上?這項活動的成立宗旨為何?廠商做了什麼努力,以確保他們自家的產品不會導致乳癌?

不過,部分宣導粉紅絲帶運動的廠商,卻寧可選擇不正面回應這類疑問。舉例而言,化妝品公司大舉為乳癌防治工作募款而籌辦的活動包括:露華濃的五千公尺路跑健行賽,與雅詩蘭黛的年度乳癌防治宣導活動,這兩個活動皆聲稱要「大力實現粉紅運動的承諾」。但這兩家廠商也都同時被收錄在二○○五年「膚淺的美麗﹂報告的觀察黑名單中,這份報告根據產品的毒性,列出「最令人擔憂的二十種化妝品品牌」,而露華濃的「幽婷雅爾」〈Ultima II〉與雅詩蘭黛分別列居第八和第九。

兩家廠商製造的產品都疑似含有致癌,以及會擾亂賀爾蒙的化學物質。而且就連聲稱自己是美國最大力支持乳癌防治活動的企業―「雅芳﹂也是。這些公司透過化妝品業的貿易協會、「化妝品協
會」〈Toiletry Association〉,以及「香水協會」,聯手抵制一項加州法案的通過,使得廠商免於公布產品中所含可能會導致癌症與出生缺陷的化學物質。此外,上述三家公司沒有任何一家簽署《安全化妝品協議》,他們拒絕停止使用有害的化學物質,並以較安全的物質替代。


這些舉動激怒了乳癌防治基金會的珍妮.瑞索:「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有什麼理由不在意乳癌防治工作,但如果雅詩蘭黛、露華濃,以及雅芳真的在乎,他們就該在這個議題上發揮領導者的角色,而不是被迫做這些活動。」瑞茲表示,「如果你是真心誠意支持乳癌防治的工作,當有新訊息告訴你,你的產品添加了有問題的成分,那你就應該更機警地解決問題。」但相反地,參與粉紅絲帶運動的化妝品公司都辯稱他們只使用「少許﹂有害的化學物質,並極力抗爭不願讓這個產業受到法令規範。瑞茲繼續說道:「這些事實顯示在這個議題上,廠商根本就欠缺誠意。他們選擇支持乳癌防治工作,因為這個疾病和女人有關,而女人正是他們主要市場。」

芭芭拉.伊蘭瑞秋〈Barbara Ehrenreich〉在她的著作中提到:「至少在主流的認知中,粉紅絲帶運動只略略涉及「『乳癌防治』的工作。這使得企業能利用這個活動來展現他們的善舉,也讓廠商能在市場中將自己定位為中年女性的朋友。」凱蘿.寇恩〈Carol Cone〉說,因為「乳癌防治是個安全的議題」,所以企業願意支持乳癌防治的工作。她商,以免他們﹁透過支持某些抗爭活動,來自我行銷﹂。她在研究中發現如果貨架上兩種產品價格和品質皆一致,則超過半數的消費者會選擇購買和正面活動有關的那種產品。因為選擇支持乳癌防治,「你不需要擔心會像愛滋病防治工作那樣可能嚇跑消費者,因為愛滋病隱含著生活方式不檢點與性傳染病的意涵,某些保守的消費者可能無法接受。」「美國乳癌聯盟組織」〈National Alliance of Breast Cancer Organization〉的主任艾咪.藍格爾〈Amy Langer〉在一九九六年向《紐約時報》透露,「這個理由使得廠商支持乳癌防治時,有了些許自由,並感到如釋重負。」或者,誠如「美國婦女健康網絡」〈National Women's Health Network〉的主任欣蒂.佩爾森〈Cindy Pearson〉所述:「乳癌防治使企業有機會能為女性做些事,而不必背負女性主義者的名義。」


但這就是矛盾所在,由於粉紅絲帶運動焦點放在推銷產品,因此排除了任何關於女性主義、激進主義,以及企業責任和改變現狀的概念;相反地,大眾輿論和大部分的研究都局限在一些不會讓企業拿出金錢來協助的主題上。我們聽了很多標榜能治療乳癌的誇大藥方,但卻很少聽聞預防策略,例如清除環境中的致癌物質;我們聽到愈來愈少的女性死於乳癌,但卻很少有人討論是否有更多女性「罹患」乳癌;我們被告知要負起自我責任,選擇良好的生活方式,如正確地飲食與運動,但卻很少有聲音指出,企業須負起責任來降低污染與採取預防措施。然而若你拉住粉紅絲帶的尾端,你就能開始找出原因了。

 

本書記載了一群致力於乳癌防治工作的人與環保專家尋求真相的過程,他們甚至曾前往全世界最大型的化妝品公司,向他們提出質疑:

  .為什麼企業行銷自己為粉紅絲帶的領導人,積極參與乳癌防治工作,卻使用會擾亂賀爾蒙的化學物質,進而助長乳癌罹患率?

  .為什麼產品行銷主打的對象是適逢生育年齡的男女,但卻使用會引發出生缺陷與不孕的化學物質呢?

  當各大化妝品公司的門重重甩在這些質疑者的臉上,大眾對美容產品的迷思也漸漸撥雲見日,產品有毒的祕密也隨之浮現。雖然大型跨國企業繼續爭取使用有害化學物質的權利,但好消息是科學家也不斷在研發更安全、無毒的製造技術,且許多企業家的企業精神也開始注重健康、正義與個人活力的價值。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