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看你的時候,見到的是一隻鬥牛犬或吉娃娃?

你的態度是自信堅定?

或者發抖沒信心?

你會審慎評估尋求老闆建議的時間點和方式嗎?

或者你想到就問,就連可以自己搞定的小事也要老闆給意見?

了解自己的強項和弱項,並且體認到在某些人看來是弱項的地方在另外一人看來或許是強項。另外,你也要明白,若同一個職場裡有太多同樣類型的員工,你或許要設法變成另一種形象,因為若大家看起來一樣,就很難嶄露頭角。如果辦公室裡的人多半是軟腳蝦,就要表現得強勢一點。                     

   

在職場裡個性很重要,我通常很擅長辨認在工作環境裡遇到各種人格類型。所以我經常說,要謹慎留意自己在老闆和同事面前所展現出來的形象,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你的某種行為會如何讓自己脫不了身。

舉個例來說,我在川普集團裡有兩個過度緊張型的員工。從微觀層次來看,這還不賴,因為這種型的員工通常會努力把事情做得一絲不苟。這兩人對我的團隊來說都很有價值,也貢獻良多,不過有時我總覺得他們太急著為自己謀福祉,最後他們甚至把身為主管的我一起考慮進去。他們一天到晚繞在我身邊問東問西,想聽我對他們工作表現的看法,尋求我的肯定。他們會把事情做好,而且多數情況下表現得超出期望,不過我有點受不了。每次我在公司走動時總覺得他們想拉住我的衣袖,渴望得到注意,然而事實上他們或許本來就比我更合適處理所賦予的任務。

當然,他們很迫切渴望接下新任務,對工作熱情並沒什麼不對。他們兩人都會張開手臂,接下我丟出的每個任務,甚至會相互競爭看誰被指派的工作比較多,不過這種競爭還算良性。沒多久前,兩人聽見公司搞定一樁生意後都衝進我的辦公室,還沒來得及說明細節,兩人就已經在爭誰該接手這個新案子。一個說她在建案的水平規劃上有很強的背景,另一個則說,他才剛處理過土耳其一個類似的案子,所以最適合接受這項任務。

我開始將這兩人視為「鬥牛犬」,因為他們過於積極好鬥,見到目標就緊咬不放。以微觀層次來看,和鬥牛犬共事可以很愉快。他們通常不是來自名校,社交手腕也不夠好,不過他們會努力把事情辦好,而且在期限和預算內完成。但從宏觀層次來看,這種個性或許會讓人有點招架不住。公司裡若有太多鬥牛犬,會讓辦公室氣氛緊張、壓力重重,這時就需要有人來平衡。我在為某計畫召集新團隊時,通常傾向找認真工作、主動積極的鬥牛犬,但前提是團隊裡還沒有太多大哥大或者大姊大。

相較於鬥牛犬,職場裡有另外一種人,這些人的個性類似於吉娃娃。他們沒什麼自信,也不積極好鬥,而且容易受驚、柔順懦弱。就跟許多喜歡大狗的人一樣,我原本也覺得吉娃娃有點惹人厭,不過後來發現,若沒有幾個吉娃娃來調劑,整間辦公室會太有壓力。所以我會尋求平衡點。吉娃娃型的人也會努力工作,但他們不想出頭當領袖,他們只想當個好兵。這樣也很好。畢竟不是所有人都適合當頭。你的卡司陣容裡總得有人當配角。

以前我有過一個員工,絕對是吉娃娃而非鬥牛犬。他聰明有才華,但很沒安全感,而且有點膽怯。他沒辦法自信從容地接下新任務,會一直回來要我給他方向,我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和耐心來指引他啊。他不像鬥牛犬型的人做事積極武斷,而是裹足不前。每次互動,我總覺得他老問一些根本不需要我回答的問題。「伊凡卡,我把這封e-mail寄出去前,你可以看一下裡頭的重點嗎?」,或者,「伊凡卡,你覺得我這種處理方式正確嗎?」,這些問題分開來看並不讓人心煩,但若一天到晚被這麼問,就會造成負擔。這個吉娃娃甚至讓我怕到一見他從通道上走來,直覺反應就是找個轉角躲起來。他相當聰明,也很有能力,但那種需要人指引或肯定的個性,已經嚴重到我無法欣賞他的優點。一開始我以為他要讓我掌握每個工作的進度,但隨後想到原來是給他的工作不夠多,他用這種以退為進的方式來告知,他可以承擔更多。不管怎樣,他的作法讓我開始思考。我想要的是可以直接把工作交代下去,知道可以自動把事情辦妥的員工,所以這種吉娃娃恐怕沒辦法在我們公司待太久。

老闆看你的時候,見到的是一隻鬥牛犬或吉娃娃?你的態度是自信堅定?或者發抖沒信心?你會審慎評估尋求老闆建議的時間點和方式嗎?或者你想到就問,就連可以自己搞定的小事也要老闆給意見?了解自己的強項和弱項,並且體認到在某些人看來是弱項的地方在另外一人看來或許是強項。另外,你也要明白,若同一個職場裡有太多同樣類型的員工,你或許要設法變成另一種形象,因為若大家看起來一樣,就很難嶄露頭角。如果辦公室裡的人多半是軟腳蝦,就要表現得強勢一點。

以我而言,我可以接受吉娃娃悄悄地在我的雷達上移動,只要我知道她在螢幕後方努力工作即可。讓我無法接受的是懦弱的員工,因為自知無能或沒安全感而躲起來,希望被人忽略。我們都曾跟這種人共事過,他們相信只要裝出忙碌的模樣,別人就會以為他們很認真處理工作。然而,身為主管的我卻持相反看法。我看見員工焦頭爛額時,不會認為她認真打拼,反而會想:天哪,這傢伙真該冷靜一下,若她不要這麼緊張兮兮,或許還更有生產力。

嘻哈教父羅素賽蒙(Russell Simmons)喜歡提醒他手下那些年輕員工,壓力不等於工作認真。有一天他跟我分享這個觀念,我告訴他,我要「剽竊」他這個好想法,把它寫進我的書裡。他告訴我,他喜歡用活力十足的年輕人,但得一直提醒他們要以更有效率的方式來發洩精力。「我欣賞那些孩子想把事情做好,」他說:「不過他們常誤以為花時間擔心某事就代表他們正在處理那件事。」

我在鬥牛犬和吉娃娃身上也得到這種體會。歸根究底,我最珍視的員工不是那種桌上堆著工作時會扯著頭髮,抓狂失控的人,而是那些處於忙碌狀態更能專注、更有效率的員工。有些人做事時默默無聲,有些引人注目,對我來說無所謂,我只在乎他們是否能把工作做好,而且做得平衡又和諧。我想在這方面我應該跟多數主管一樣,不喜歡屬下做事時大聲嚷嚷,但也不喜歡他們悶不吭聲。我喜歡員工做事時懂得拿捏該有的分寸。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