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763941_3395902533777388_4675174771927468924_o.jpg

L編有個朋友在幼兒園擔任幼保師,曾經聽她提起自己每天面對的情況(比如小朋友故意尿尿在其他小朋友身上、一言不合就動手打人),這些奇葩案例簡直讓L編嚇壞了。但我們都知道,孩子行為偏差時,用打、罵、說教,效果都有限,重要的是先「同理孩子的情緒」,但這又該又該如何做到?今天選讀《培養高自尊的對話練習》,希望給各位老師、家長作為參考。

---

對於老師的記憶──包括我所敬愛及痛恨的老師,使我決定自己當老師。
我心裡早已想好許多絕對不要對學生說或做的事情,清楚地看到自己將是多麼有耐心的好老師:就讀大學的期間,我一直堅信,要以循循善的方式教導孩子。
但第一天當「真正的」老師,我簡直嚇壞了。不論我準備得多麼充分,對這三十二個六年級的孩子根本無濟於事。三十二個音量奇大、精力旺盛的孩子,在課上到一半時,開始鬧翻天:「誰偷拿我的鉛筆?」……「你擋住我了!」……「不要吵!我在聽老師說話!」
我假裝沒有聽到,繼續上課,孩子們仍然吵個不停:「為什麼我要坐在他的旁邊?」……「到底要做什麼?」「他打我!」……「她先打我!」
我開始頭暈。教室愈來愈吵,「耐心和體諒」被我拋到腦後。這一班需要能夠控制秩序的老師。我聽到自己說:

-

「好了,沒有人偷拿你的鉛筆。」
「你必須坐在他的旁邊,因為我說的。」
「我不管誰先打人,不要再吵了!」
「為什麼聽不懂?我剛剛才教過。」
「這一班是怎麼回事?你們像一年級一樣幼稚。坐好!」

-

一個男生不聽話,他離開座位,跑到削鉛筆機的旁邊,站在那裡,把鉛筆削到剩下一個小筆頭。我用堅決的語氣說:「回來,坐好!」
「你不能什麼事都不讓我做!」他說。
「放學後我們談一談。」
「我不能留下來,我要坐校車。」
「好,我打電話給你的父母,請他們處理。」
「不行,我們家沒有電話。」

-

到了下午三點鐘,我已經精疲力盡。孩子們衝出教室,流竄到學校外。現在是家長的責任了,我下課了。
我跌坐在椅子上,看著空無一人的課桌椅。我到底哪裡錯了?為什麼他們不聽話?我要如何帶這些孩子?
同樣的情形持續好幾個月。每天早上我滿懷希望到學校,到了下午卻挫敗不已地離去。課程沈悶而單調,更糟糕的是,我逐漸變成自己極度厭棄的老師──嘮叨、專橫、漠視學生。我的學生愈來愈不快樂,更加大膽地反抗。好不容易到了學期末,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夠撐多久。
隔壁班的老師珍.戴維斯成為我的救星。那天我對她坦誠相告,她給我一本翻爛的書《如何跟孩子說話及如何聽孩子說話》。她說:「這本書裡的技巧,使我和學生的感情更融洽,班上學生的情形也改善了。或許對你會有幫助。」
我謝過她,把書放進手提包,忘得一乾二淨。一個星期之後,我感冒了,躺在床上休息,無聊地翻開那本書。第一頁的粗體字映入我的眼睛。
孩子的情緒直接影響行為。接納孩子的情緒!良好的情緒才有良好的行為。
我躺在枕頭上,閉上眼睛。我是否接納學生的情緒?我在腦海中回想這個星期我和孩子們的對話。

-

學生:我不會寫。
我:胡說。
學生:我想不出有什麼可以寫。
我:你一定想得出來!不要吵了,快點寫。
學生:我討厭歷史。誰在乎一百年前發生的事情?
我:每個人都應該解國家的歷史。
學生:很無聊。
我:不會無聊。只要你注意聽,就會覺得有趣。
真諷刺。我一天到晚告訴學生,每個人都有權利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情緒,我卻反駁他們,和他們爭辯。結果我最常說的話是:「你的想法是不對的,聽我說。」

-

我坐了起來,努力回想。我的老師是否也是如此?高中時我因為第一次不及格深受打擊,老師想要鼓勵我:「沒什麼好難過的,麗茲,你的數理能力不錯,只是不用功。下次再努力就好了。」
他說的沒錯,我瞭解他的好意,但是,這些話讓我覺得愚蠢和不智。我看著他的鬍子上下抖動,什麼都聽不進去,等他說完我拔腿就走。我的學生對我也是同樣的感覺嗎?
於是,接下來我開始注意學生的情緒,並且作適當的回應:
「選擇好的題目並不容易。」
「我瞭解你的想法,你想不通誰會在乎那麼久以前發生的事情。」
有用。我立刻看到孩子們的感受有所不同。他們點頭,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更多。有一天艾力克說:「我不要上體育課,誰逼我都沒有用!」但我立刻用冷漠的口吻回答:「去上體育課或是去辦公室!隨你便!」
接納孩子的情緒很困難嗎?午餐時,我在辦公室提出問題,並且分享我所讀和思考的事情。
義工媽媽瑪莉亞.依茲為老師辯護:「老師同時面對那麼多孩子,還要教那麼多東西,怎麼顧得了每一句微不足道的對話?」
珍若有所思地說:「或許,我們小的時候,大人稍微注意他們所說的話,今天的我們便不會這麼無知。我們是過去的產物,用以前父母和老師教我們的方式教導孩子。以前我總認為,疏忽不會造成傷害,現在才知道,疏忽會造成大傷害。」
科學老師肯恩.華森不解,「我是否聽錯什麼?」他問,「我覺得都一樣。」
我想要舉出一個例子,珍先說了,「肯恩,想像你還是學生,準備加入校隊──籃球或足球。」
肯恩笑著說:「橄欖球。」
「好,」珍點點頭,「你興致勃勃地參加第一次集訓,教練把你叫到旁邊,說你被淘汰了。」
肯恩憤憤不平。
「過了一會兒,」珍接著說,「你看到導師走過來,就把事情的經過告訴她。現在我是你的導師,我會用幾種不同的方式回答你。請你把你的感受寫下來。」
肯恩笑著拿出筆,準備在餐巾紙上寫出他的感想。以下是珍的幾種反應:

-

○否定學生的情緒──
「你庸人自擾,又不是世界末日,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說風涼話── 
「世界不一定公平,你必須學會調適。」
○提供意見──  
「你不能被這件事情擊敗,再試試另外一支球隊。」
○質疑──  
「你為什麼會被淘汰?別人比你好嗎?現在你要怎麼辦?」
○替別人說話──  
「從教練的觀點看,他要自己的球隊獲勝,因此選擇球員時,必須有所取捨。」
○同情──  
「可憐的孩子,我真替你難過。你一心想加入球隊,只是表現得不夠好。現在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你一定覺得太丟臉了。」
○非專業的心理分析──  
「你被淘汰的真正原因是,在潛意識裡,你並不想加入球隊。」

-

肯恩停下來,「好了,夠了,我懂了。」
我請肯恩讓我看看他寫什麼。他把餐巾紙遞過來,我大聲唸出來:
「不要告訴我該怎麼想。」
「不要告訴我該怎麼做。」
「你根本就不瞭解。」
「你明知故問!」
「你只想到別人,都沒有想到我。」
「我是失敗者。」
「以後我什麼也不會告訴你。」
「天啊!」瑪莉亞說,「珍剛才對肯恩說的話,很多就像我常和兒子馬可說的話。可是除此之外,你還能怎麼說呢?」
「接納孩子的沮喪。」我很快回答。
「怎麼做?」瑪莉亞問。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好看著珍,向她求助。她轉過去看著肯恩說:「肯恩,當你充滿自信,卻發現被淘汰了,一定是很大的打擊,也非常失望!」
肯恩點頭。「沒錯,就是打擊和失望。有人解我的心情,感覺就好多了。」
我們每個人都有話要說。瑪莉亞承認在她成長的過程中,沒有人接納她的情緒。肯恩問:「我們自己從來沒有過的東西,如何給學生?」顯然,我們需要更多的練習。幾天之後,我主動舉出幾個例子,說明如何在學校裡接納孩子的情緒,用漫畫的方式呈現出來。(請參看下頁的圖)

-

肯恩看著這些漫畫,搖搖頭。「理論上,這些都很不錯。可是我覺得,對老師的要求太多了,我們哪裡有時間處理孩子的情緒?」
珍的眼睛閃著亮光,「找時間,早點到學校,晚點離開,午餐吃快點,不要上廁所。」
「是啊!」肯恩補充,「準備教材、改考卷、布置教室、準備開會、還要上課、更要關心學生的感受,設法以想像代替現實。」
聽著肯恩的話,我想,「對老師的要求真的太多了。」
珍好像看穿我的心事,她說,「我知道對老師的要求很多,但是我也知道,孩子多麼需要被瞭解。學生在情緒沮喪時,根本不能專心,無法吸收新的教材,這是簡單的事實。我們必須以尊重的方式,處理他們的情緒,才能讓他們的頭腦思考和學習。」
「不只在學校,還有在家裡。」瑪莉亞頗有同感。
我們轉過去看著她。「九歲的時候,」她解釋,「我們搬家了,我轉到一所新的學校,老師非常嚴格。考完算術發還考卷,老師在答錯的每一題上面都用紅筆打一個大×,訂正之後還要再交回去。上課時我非常緊張,完全不能思考,有時我甚至想抄別人的答案。考試前一個晚上,我都會胃痛。我說,『媽媽,我很害怕。』她說,『沒有什麼好怕的,盡力而為就好。』爸爸也說,『只要用功就不必害怕。』結果我更害怕。」
肯恩好奇地說:「如果你的爸爸或媽媽同理你的情緒,說『你好像很怕考試哦!』這樣是不是就好多了?」
「是啊!」瑪莉亞說,「我會告訴他們,每次當著全班的面,拿訂正的考卷給老師看,我都覺得很沒面子。」
肯恩仍然不解,「你就不會那麼緊張,算術也會更好嗎?」
瑪莉亞停了一會兒。「我想是的,」她慢慢地說,「如果我的父母傾聽我的憂慮,讓我告訴他們真正的原因,隔天我會更有勇氣去學校,更努力嘗試。」

-

幾天之後,瑪莉亞滿臉的笑意,從皮包中拿出一張摺好的紙條。「你們聽聽這個星期孩子們對我說的話。第一張紙條是我的大女兒安娜露絲。」瑪莉亞打開紙條唸道,「媽媽,體育老師罰我青蛙跳,因為我換衣服太慢,每個人都在看我。」
肯恩立刻接口,「你本來要說,不然你還要老師怎麼樣?鼓掌還是給你獎狀?」
大家都笑了。瑪莉亞繼續說:「現在是我的兒子馬可。媽,不要生氣,我的新手套弄丟了。」
「換我說,」珍說,「什麼?這個月你已經弄丟第二雙了。你以為家裡在印鈔票嗎?以後脫下手套,一定要放進口袋。下車時,檢查座位和地板,看看有沒有掉出來。」
「等一下,這樣有什麼不對?」肯恩問,「你在教他負責任。」
「時機不對。」珍說。
「為什麼?」
「在一個人快要淹死的時候教他游泳,那是沒有用的。」
「嗯,」肯恩說,「我再想一想……好了,換你了,麗茲。」他指著我說。瑪莉亞看著她的紙條說:「這一張也是安娜露絲。我不知道要不要留在樂隊。」
我立刻接著說:「我們繳了那麼多錢讓你學小提琴,你現在才說不要!爸爸聽到一定氣壞了。」
瑪莉亞開心地看著我們,「你們怎麼都知道我差點要說那些話?」
「很簡單,」珍說,「父母都是這樣說,我們對自己的孩子也時常這麼說。」
「瑪莉亞,」肯恩說,「不要再吊我們的胃口。你到底怎麼跟孩子說?」
「好」,瑪莉亞得意地回答,「馬可找不到新手套時,我沒有說教。我說,弄丟東西一定很難過……你的手套是不是掉在巴士上面?他盯著我,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並且說,第二天早上要去問司機有沒有撿到。」
「安娜露絲告訴我,體育老師當著全班的面前罰她青蛙跳,我說,你一定覺得很沒面子。她說,沒錯,然後就改變話題。這並不稀奇,因為她從來不告訴我任何事情的後續發展是什麼。」
「更大的意外在後面。上完音樂課之後,她說,我不知道要不要繼續留在樂隊,我聽了差點窒息。但是我說,你有點想留下來,又有點不想。對吧?她先是沈默不語,後來才說,她喜歡拉小提琴,但是排演佔去太多時間,她不能去找朋友,現在沒有人打電話給她,大家都不理她了。然後她開始哭,我抱著她。」
「哦,瑪莉亞。」我深受感動。
「很有趣吧!」珍說,「安娜露絲在你『接納』她混亂的情緒之後,才能說出真正的困擾。」
「是的,」瑪莉亞也有同感,「真正的問題凸顯出來,她就知道如何解決。第二天她告訴我決定留在樂隊,或許在那裡可以找到新的朋友。」
「太好了!」我說。

---

博客來 | https://reurl.cc/1x5O09
讀冊  | https://reurl.cc/8Gg9qM
金石堂 | https://reurl.cc/d0MaDz
誠品  | https://reurl.cc/j7nrD1

#培養高自尊的對話練習
#L編上班都在看書

    全站熱搜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