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藤田結子

職業婦女要向主管與同事道歉到何時?
近來,各項調查指出,當問及對女性擁有工作的看法時,回答「即使有了孩子也想繼續工作」的人數增加了。然而,養育幼兒的女性常為了照顧孩子而必須請假,甚至也不太加班。為此,媽媽們常必須向職場的同事們與主管道歉,而大家也多認為道歉是應當的。

undefined
因育嬰假與有薪休假、早退而不斷低頭道歉的女性們
某日,在東京都內工作的四十多歲上班族長谷川惠子與交情好的女同事鈴木與井上三人一起吃午餐。惠子已婚,育有兩個分別為五歲與三歲的女兒。鈴木與井上則是單身。三人的生活型態雖有不同,但個性很合得來。
午餐聚會中,話題聊到男同事P先生。P先生是英國籍員工,育有三個孩子。井上說:「P先生因為有小孩,所以幾乎不加班。」
「我覺得日本的職場若是能改變成那樣……」惠子話才說出口,井上與鈴木立刻同聲反對。
「P先生明明比大家早下班,卻連聲抱歉也沒說。如果他開口道歉,我還比較理解……」
她們兩人似乎非常生氣。看著她們生氣的臉色,惠子心沉了下來。兩位好友曾表示理解她要兼顧工作與育兒的辛苦。但看到她們兩人的反應,惠子想或許自己也讓別人有同樣的感覺。
無論是請育嬰假時,或是回到工作崗位後,當孩子發燒得請假時,惠子都必須要對主管與同事道歉說:「造成你們的困擾了」、「真的非常抱歉」。
即使內心抱歉,但費心養育下一世代的孩子應該也算是對社會有所貢獻。事實卻不然,生完小孩後,每當帶著孩子坐電車,或是在公司上班時,惠子總是感受到周遭的「你們是大麻煩」的眼光。如果不戒慎恐懼、不出言道歉,就會遭受白眼,因此總是感到極大壓力。
同樣身為孩子的雙親,自己的丈夫卻不需要因此而不斷向公司道歉,惠子為此感到內心煩躁不已。

undefined
單身女性也有想要休息的時刻
另一方面,不需要育兒的女性也有想要休息的理由。
在東京都心工作的三十多歲上班族齊藤美紀目前單身,負責許多工作,也常出差。公司裡另有幾位職業婦女,她們常以孩子為理由請假。
對於美紀來說,她並不反對帶孩子的女性同事能有育嬰假或是有薪休假,但她希望的是,即使是單身女性也能有請有薪休假或放長假休養身心的機會。然而,實際上,公司雖有休假制度,但與有整個社會支持的育嬰假不同,整個公司的氛圍並不是能輕易提出休假的環境。
以往,她曾經跟職業婦女的朋友提出疑問,朋友這麼回答她。
「育嬰假不是休假。比上班工作還要辛苦。」
事實真是如此嗎?對此,她煩躁不安。
明明美紀在工作上花費了所有時間,連自己的私人時間都沒有,還得要支援別的同事,她感到不公平。偶爾連休時,她累得一個人躺在床上,每每不知自己究竟在做什麼。有時也會落寞地擔心老後生活。

undefined
自從一九九○年代以來,日本的雙薪家庭比例有增加的趨勢,另一方面,晚婚與不婚的比例也增加。女性的生活方式變得多元,生育孩子的女性與未生育的女性之間的代溝也因此產生。
但是,我在想,這真的是女性的問題嗎?
無論男女老少,在職場上都互相幫忙
職場上的管理職約有九成是男性,而這些男性中大半都由妻子擔任全職主婦,負責家務與育兒。因而有相當多的男性主管無法察覺女性們在工作與家庭間的糾葛。
在二○一五年九月底止,女性上班族生產後,請育嬰假者的比例為81.8%。另一方面,當妻子生產後,請育嬰假的男性則僅有3.2%(日本厚生勞動省「平成二十八年度雇用均等基本調查」)。在日本為了育兒請假的人大多數為女性,因此而不斷道歉的,當然也都是女性。
如果男性能再多分擔點育兒與照顧的責任,漸漸地大家就會對「不論男女老少都互相幫忙」習以為常,所謂的「老是為了照顧孩子而休假的女性該道歉」的職場氛圍也會逐漸改變。另外,如果按時下班成為常態,即使不加班也不會遭受責難了。

undefined
專精人力資源管理的法政大學教授武石惠美子指出,「重要的是,不要讓育兒成為神聖領域」。如果在政策面只是讓育有孩子的女性能兼顧家庭與工作,那麼將為不需要育兒的其他同事帶來工作上的困擾,職場的管理更加困難。因此,我認為政府必須也要擬訂一些讓男性的工作與生活能取得平衡的政策,諸如:改善長工時狀況的政策。
企業方面,則要能看穿職業婦女實為代罪羔羊的現狀,好好地檢視目前員工的工作方式,並找出更好的方法。我相信只要職場成為工作起來很順心的場域,那麼有一天,因為要照顧孩子而必須向同事們賠不是的狀況將會減少。

書摘出自於 《為母則強,偶爾也要放過自己──一位社會學家的真切提醒》藤田結子 / 世潮出版 / 世茂出版集團

9789862590553.jpg

世茂看書網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讀冊
各地實體書店皆可洽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ymau 的頭像
shymau

愛閱讀,就是我的Style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