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安戴爾‧法柏, 艾蓮‧瑪茲利許
ISBN:9789865779696
出版社:世茂
出版日期:2015/3/3

【內容簡介】

4位親子教育專家經驗,
20多年教師親身授課精華,
全美老師、社工、督學引頸期盼的一本書!

本書以家長、老師最常碰到的具體的實例,化為活潑的漫畫,呈現師生的生動對話,說明如何與孩子有效溝通,運用技巧,協助孩子處理功課、學習問題,創造開放的環境和放鬆的情緒,讓孩子能夠感到安心,進而能夠肯定自己、負責任及自律,是父母、師長不可或缺的親子溝通指南。

這一代的孩子暴露在殘酷的現實中,親眼看到許多問題用打罵或暴力解決。因此這一代的父母和老師必須以身作則,讓孩子瞭解,坦誠及尊重的溝通,將使結果大不相同。這是我們讓孩子對抗暴力與衝突最好的保護。當無可避免的挫折及憤怒發生時,孩子不會使用暴力,而會想起老師及父母所說過的話。
本書採用美國最受推崇的親子溝通專家與數十年教學經驗的資深老師,討論出最困擾的實際案例,以圖片解說大人的態度及語言,如何在孩子學習的過程中,可以協助產生開放的情緒,形成適當的學習環境,讓孩子安心,進而能夠自我肯定,學習負責任和自律。
衷心希望本書的觀念,能夠幫助老師和家長,並鼓舞所有的孩子。

【目錄】

序章 本書緣起
第一章 處理干擾學習的情緒
第二章 七種讓孩子合作的技巧
第三章 激發自律代替懲罰
第四章 和孩子一起解決問題的六個步驟
第五章 具體的讚美與批評
第六章 幫助孩子擺脫被定型的角色
第七章 家長與老師的關係
第八章 夢想守護神

【推薦文】

◎榮獲天下雜誌網路遴選,全國教師會、中小學家長會指定用書!
◎全國教師十大必讀好書!

◎閱讀本書對我非常有幫助,相信也能讓老師和家長獲益良多。──奈桑尼爾.布雷敦╱心理學家.教師.暢銷書作者
◎書中淺顯易懂的實用技巧,幫助父母與老師和孩子溝通,讓孩子學會愛與寬容。──羅伯特.阿克特╱心理學家.暢銷書作者
◎這是一本適合家長和老師的實用好書,使我們瞭解,唯有孩子的情緒得到滿足,才能啟動學習。──勞倫斯.巴特╱教育博士.暢銷書作者
◎這本好書特別著重孩子情緒的疏導,提供突破性的技巧,幫助孩子養成良好的行為。──勞倫斯.庫特納╱家長雜誌

【作者簡介】

安戴爾.法柏(Adele Faber) ,伊蓮•瑪茲利許(Elaine Mazlish)
兩位都是國際知名的親子溝通專家、暢銷書作者,並擁有豐富的授課經驗。兩位均受教於已故兒童心理學家吉諾特(Haim Ginott)博士,並曾任職於紐約市社會研究新校與長島大學家庭生活協會。除了經常在美加地區演講,亦曾受邀上「早安美國」與「歐普拉」等知名電視節 目。所舉辦的演講及研習吸引數千人參加,她們的座談會教材與影帶,也獲得全球數千個親職教育團體使用。書籍作品銷售逾三百萬冊,翻譯成十餘種語言,不僅令 家長獲益無窮,亦獲得專業人士大力推薦。包括《Liberated Parents/ Liberated Children》、《Siblings Without Rivalry》、《How to Talk So Kids Can Learn-at Home and School》等。

【內容試閱】

第七章
家長與老師的關係

學校開家長會。整天面對一個接一個的家長,長時間的緊張使我精疲力盡。晚上還有冗長的座談會,沒有時間回家,我到一家小餐館,希望在下一波家長來臨之前,吃一頓安靜的、輕鬆的晚餐。
把車停在我隔壁車位的男人看來很面熟。他一走到光亮處,我認出來了,「肯恩!」我叫了出來,「真高興再看到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咧著嘴笑了,「大概和你一樣。今天晚上我有三場家長會,需要先充電。一起坐好嗎?我要聽聽你在漢拉克過得如何。」
我的晚餐清靜不了。一走進屋內,擁擠的餐廳找不到空的座位。我看到一隻手揮舞著:「麗茲!過來!」那是茱莉,我從高中就認識的朋友,她在三年前搬走了;同座的還有的姐姐瑪莎。
「不要太意外,」茱莉說,「我來瑪莎這裡住幾天。一起坐吧。」
我看著肯恩,示意我們有兩個人。茱莉點點頭,指著兩張空椅子,讓我們坐下來。
首先是互相介紹。茱莉現在是單親媽媽,自己過得不錯,「小寶寶」今年六歲。瑪莎的大孩子十幾歲了。我解釋肯恩和我是以前的同事,我調到新的學校,他還在原來的學校;我們晚上還要開家長家長會,現在先休息一下。
「家長和老師的家長會?」茱莉厭惡地說,「下星期我也有家長會。我才不想去。」
我不解地問,「以前的家長會是不是不愉快?」
茱莉眨眨眼睛嘆了一口氣。
我很好奇,又不想問。肯恩沒有那麼多顧慮,「為什麼?怎麼了?」
「說了你們也不懂,」茱莉說,「你們不是媽媽。」
「沒關係,」肯恩說,「說說看。」
茱莉停了一會兒說:「不知道該怎麼說。其實……我的女兒貝姬是很不錯的孩子。但是,上次我參加家長會,老師用這種略帶諷刺的語氣告訴我:『貝姬只是有一點散漫,有時候不說實話』。我聽了很不舒服。回到家裡,我對貝姬的看法變得不一樣了,我懷疑她是否欺騙我,是否真的狡猾而且散漫。」
我能體會茱莉的感受。「真可怕,」我說,「你參加家長會之後,開始懷疑自己的孩子」。
茱莉接著說:「老師給我的感覺是,孩子有任何不對,都是我的錯。因為我這樣或那樣,或是應該多陪她。如果我是稱職的媽媽,貝姬會更好……。我甚至覺得,有些老師在我面前有優越感,因為他們大學畢業,而我沒有。」
肯恩翻了翻白眼。「什麼話!」他嘲弄地說。
「茱莉說得沒錯,」瑪莎也說,「我有大學文憑,曾經是公司的副總裁。但是,我同樣必須像小學生一樣,坐在老師的面前,聽她說我的兒子聽力很差;我像小女生一樣,很怕又挨老師罵。」
「等一下,」我說,「我聽不懂。我認為家長會不應該是那個樣子──老師說個不停,告訴你孩子哪裡不好。不是,我認為家長會是雙向的溝通管道,老師要知道家長的看法,那才是家長會的目的。我們歡迎你們表示意見。」
「沒錯,」瑪莎不屑地說,「為什麼我提出最微不足道的意見,都好像如履薄冰?我暗示老師應該要有不同的作法,卻怕冒犯老師;如果她生氣了,一定會找我的孩子出氣。」
「瑪莎,那樣不公平,」我反駁,「根本就不是這樣!」
瑪莎不理會我。「我最難過的是,」她接著說,「老師憐憫的口吻。『麥可的問題……我知道你有工作,但是,你可能要多花一些時間注意他……如果他現在不認真聽講,以後也不會認真』。更讓我感到內疚的話是:『你並沒有讓兒子把潛力發捕出來。』」
瑪莎的話讓我楞住了,我很尷尬。今天下午我的確對一個家長說過同樣的話。我原想立刻為自己與所有的教師同事辯護,但是,我克制自己的衝動,「還有什麼事情讓你感到困擾?」我冷靜地問。
瑪莎立刻回答:「有!我討厭老師高高在上,讓我覺得自己好像白癡。『如果你要麥克的發音和閱讀能力跟得上,每天應該花一個小時陪他作閱讀的練習。』」
茱莉也說:「整天上班,還要買東西,打掃屋子,誰還有那一個小時?每天吃過晚餐,洗好碗和衣服,幫貝姬換好睡衣,我早就累壞了,最多只能幫她唸一則床邊故事。」
瑪莎點點頭表示同意,「我最氣的是,」她說,「老師完全沒有負起和家長溝通的責任。等到問題太嚴重,除非奇蹟出現,否則無法補救了,老師才會開口。就像麥克讀初中時,不肯做社會科的家庭作業,老師一直到發成績單前一個星期才告訴我。一個孩子怎麼可能在一個星期之內,寫完十五篇作業?」
我不能再忍受了。「等一下,」我說,「你說的都對,但是,請你瞭解,班上有三十個學生,每一個都要注意,要求老師每個學生一有問題就打電話,是不切實際的。」
肯恩冷冷地說:「你們家長到底要老師怎麼樣?」
瑪莎看著肯恩說:「尊重,」她說,「我要老師用他們所希望獲得的尊重,公平對待我和我的孩子。」
我看到肯恩臉上的火氣。「尊重?」他不屑地說,「老師得到什麼尊重?每個人都只會怪我們,所有的事情做不好,都是我們的責任。學生不用功、家長抱怨、校長要求我們配合進度,學校削減購買器材教具的預算,我們必須發揮創意。大學對我們不滿,因為我們教出來的學生程度太差。企業指責我們把沒有資格進入職場的畢業生推給他們。但是,誰真正支持教育?誰願意付給老師應得的報酬?我們社區的住戶,在上一次表決預算問題時,根本不去投票。」
茱莉張大了嘴,鄰桌的人全部都轉過來看著我們。我非常尷尬,這次肯恩太過火了。但是,瑪莎毫不示弱。「上次我有去投票,」她振振有詞地說,「如果我可以作主,我會讓老師大幅加薪,給你足夠的錢購買所需的器材設備。但是茱莉和我要說的是,家長不受到尊重,無法對孩子的教育開口表示意見。沒錯,我沒有你的專業知識,但是,我們可以做很多事──如果你願意讓我參與。我們想要幫忙!」
「家長幫忙?」肯恩發火了,「為了看電視不願意參加家長會、酗酒、對孩子不聞不問的家長,會幫什麼忙?有些家長只想把大孩子送去學校,好照顧小的。或是逼我們給他們的孩子高分,因為爸爸和媽媽決定要讓他們唸長春藤學院。」
瑪莎沒有退縮。「肯恩,」她說,「你說的是不好的家長,」她轉向我尋求支持,「麗茲,你也有同樣的經驗嗎?」
我本來想要降低談話中的火藥味,但是瑪莎一問,我不得不說出事實,「不一定,」我說,「有些家長樂於配合,但是,對某些家長,我在提出問題時就很猶豫。我告訴一個父親他的兒子具有破壞性,那天晚上孩子就挨了一頓罵。有一對夫妻在冷戰,對孩子的教養產生嚴重的問題,他們在家長會中互相責怪對方,想要拉攏我……我想,現在家長的壓力很大,單應付自己的生活已經很不容易,根本無法專心注意孩子。我必須先聽家長的問題,才能開始談他們的孩子可能會有的問題。」
瑪莎舉起雙手,「我投降了,」她說,「根據你們兩位的說法,家長都是自私自利、不負責任、可悲的混蛋。」
「我們不是在批評個人,」肯恩說,「只是在發洩怨氣。當然,有一些家長非常好,非常盡力。你們聽到的是兩個非常關心孩子的老師,卻得不到家長的支持,因為挫折而發牢騷。」
每個人都沈默不語。茱莉說:「我每次去參加家長會,只會擔心老師會怎麼說我的孩子,從來沒有想過老師的感受和需要。」
「關於公平,或許我們該想一想,」瑪莎說,「麗茲,你到底想要家長做什麼?」
她的問題嚇了我一跳。我想了一會兒說:「誠實的訊息──你的孩子在家裡做什麼,他的興趣、擔憂,幫助我更瞭解他的情形。如果有任何問題,家長要和我一起思考及努力,該怎麼做對孩子最好。」
瑪莎肯定地點點頭,「你呢?肯恩,你要什麼?」
「回饋,」肯恩說,「我想知道我的努力,對孩子的行為是否發揮作用。他怎麼說學校?怎麼說我?沒有回饋,很難判斷孩子需要什麼,或不需要什麼。」
「我不否認。」瑪莎說。
肯恩坐回椅子上,張開手臂作誇大的手勢,「好了,瑪莎,現在我把問題丟回給你,你到底想要老師怎麼做?」
瑪莎皺皺眉頭,慢慢地說:「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參加家長會之後,得到一些肯定,覺得我的孩子不錯。老師不知道他們的話有很大的影響力,老師對一個孩子的觀點,在家長的心裡有很大的份量;不論是好或壞,家長都會放在心上,耿耿於懷。」
「我記得麥克讀幼稚園的時候,不像別的四歲孩子那樣獨立活潑,愛哭又黏人,我很不喜歡。但是,那天和他的老師談過之後,一切都改觀了。她愉快地對我笑著說,很高興見到麥克的媽媽,他實在是難得的親切可愛的小男孩。她的話像一道光芒照亮我的心,以前我從來都不覺得麥克可愛。」
我深受感動,轉過去看著茱莉,把手搭在她的手臂。「你呢?」我問,「你希望在家長會中得到什麼,茱莉?」
「我希望在貝姬瞪大眼睛問我,老師說什麼的時候,我有一些話可以告訴孩子,讓她能對自己更有信心。」
我們坦誠地以彼此身為家長或老師的角色,分享對於理想家長會的看法──先從家長的觀點,然後再看老師的觀點。
以下的漫畫是我們談話的重點。

分享對於理想的家長會不同的看法之後,我們瞭解彼此非常雷同的需求是:
*家長和老師都需要彼此的欣賞、訊息及了解。
*我們的努力都需要被肯定。
*我們都需要被尊重。
*我們都需要一起努力,互相支持,肯定彼此最大的優點,才能給孩子最好的。
最後,我們依依不捨地道別。在短短的相處時間內,由起初針鋒相對,壁壘分明,家長對抗老師,到後來我們都站在同一邊,一起為我們的孩子付出。我們都下定決心,永遠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


摘要

理想的家長會
【先不要挑毛病……】
先說一些好的事情。
老師:我覺得山姆提出問題時都很用心。
家長:山姆喜歡你上課時講到的火箭。

【不要指責孩子做不好的地方】
說明孩子該怎麼做。
老師:山姆應該把上星期請病假所缺的功課補起來。
家長:我怕他會負荷不了,可能需要幫助才能趕上。

【不要語焉不詳】
分享確實的訊息。
家長:回家之後他會跑出去玩,或是整晚只坐在電視前面。
老師:我看到他最近上課時常打哈欠。

【不要給彼此建議】
說明在家裡或在學校做了哪些努力。
家長:從他生病之後,每隔十五或二十分鐘,稍微休息一下,他會做得更好。
老師:我發現他下課休息之後精神比較好。

【不要放棄孩子】
一起擬出一套計畫。
老師:我叫另外一位同學幫山姆補課,每次時間不要太長。
家長:我讓他少看電視,多呼吸新鮮空氣及運動。

【不要用否定的話結束談話】
用肯定的話結束家長會,讓家長可以轉述給孩子。
老師:告訴山姆我有信心他會補好所有的功課。還有,告訴他我喜歡他在我的班上。
家長:我會的,他聽到一定很高興。

執行計畫
老師:傑弗瑞一直幫山姆補課,他幾乎全部跟上了,最近的精神也好多了。
家長:我的丈夫開始慢跑,山姆都和他一起跑。

父母和老師的疑問與經驗分享

父母的疑問
孩子參與座談好嗎?我想,如果兒子在場可能比較好。
家長會開始時,你和老師需要自由而坦誠地交談,不必顧慮孩子。此時可以讓孩子在教室門外等,在圖書館看書,或是到操場玩。有時候讓孩子參與家長會有幫助。但是,注意孩子的立場很為難,他必須同時面對兩個生活中最有力、最重要的大人──同一個時間!先和孩子分享到目前為止,你們談過最肯定的訊息,可能會有幫助。例如:
家長:剛剛我告訴費雪老師,自從你開始研究熱帶雨林之後,全家都跟著受益良多。
老師:我剛剛告訴你的媽媽,全班的同學都很喜歡你帶來的圖片──尤其是那隻紅眼睛的樹蛙。
家長會可以就此結束。但是,如果有需要改進的地方,例如,孩子做事拖拖拉拉,不會安排工作,你或是老師可以趁機提出。
老師:你在交出最後的作品之前,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們談一談該如何進行。我建議你把工作分成幾個部分,像是先交出記錄卡、大綱,再分段寫報告,分別訂出期限。此時你可以補充:「這個星期找幾天,下課後我直接送你到圖書館,讓你開始找資料。」你的兒子可能會說:「我把要做的事情都寫下來,在每一項的旁邊加註日期,作完之後再檢討。」如果你的兒子在結束座談之後受到鼓勵,對自己充滿信心,你就知道三邊的會談成功了。

「我的女兒米雅很害羞。今年她換了一位新老師,班上也大多是新的同學。她沒有說什麼,但是我知道她孤獨而且不快樂。有什麼方式可以讓老師幫助她?」

事先準備。先幫老師想好幾個可行的方案,幫助你的女兒與班上的同學接觸。例如,讓米雅在班上的話劇表演飾演一個角色、幫忙作海報等。問老師你自己能否幫什麼忙、不論是話劇或海報。不要勉強老師立刻答覆。老師需要時間考慮你的建議,自己也可能有一些構想。

「上次家長會老師說我的兒子東尼懶惰又不合群。我很生氣,又不知該如何回答,如果再發生這種情形,我該怎麼做?」

參加家長會時,請記得帶紙和筆。如果老師說了否定孩子的話,你可以問是哪行為使老師有這種看法。「懶惰?麻煩老師解釋一下。」
假若老師回答:「上完美術課,他丟下用髒的水彩筆,顏料也沒蓋好就離開了。」你記下來同時大聲唸出來,「東尼應該在離開美術教室時,把畫筆洗乾淨,把顏料蓋好。」如果老師繼續說,「他不合群」。再問:「請你告訴我他有哪些行為不合群?」假若老師回答:「默讀課他從來不閉嘴巴。」你同樣寫下來並且複述,「東尼在默讀課時應該克制說話的衝動。」把老師的否定意見轉變為可行的做法,給老師、你自己和你的兒子,一個更積極的方向。

「我的女兒麗莎原來在特殊教育班,今年被編到普通班。她的老師對學生的要求很高,學生的表現也很好;對此他深信是因為他對學生期望很高的緣故。麗莎很用功,卻跟不上,老師很生氣,她也非常沮喪。我該怎麼辦?」
我們的期望必須堅定,但要實際。堅持孩子去做他們做不到的事情,逼他們「更努力」,是給孩子可怕的壓力。孩子不會作加法或除法,不論老師的期望多麼高,他還是不會。如果麗莎對老師的要求無法負荷,你要幫助老師瞭解她目前的學習能力,鼓勵他把大的目標打散成小的,可行的部分,讓她一次一步體會成長。

「前幾天我的兒子回家時非常生氣,他說老師討厭他。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你有什麼建議?」
接納他的不滿之後,聽聽他怎麼說。有時候問題很單純,「哦,她當著全班的面前罵你不准拿她的釘書機,你很尷尬。你希望她把你叫去旁邊,小聲地告訴你……你一定想,早知道就先徵求她的同意了。」
如果兒子說不清楚學校發生的事情,繼續抱怨老師討厭他,那麼你應該和老師談一談。老師可能會告訴你事情的經過,你們兩個人一起處理這個問題。然而,若是在談話當中你感覺到──從老師的話,從老師的態度,老師的確不喜歡你的兒子,那麼就應該採取必要的做法,讓你的兒子轉班。老師也是人。有些老師──不論任何原因,理性或非理性──就是不喜歡某些孩子。這不是任何人的錯,沒有一個孩子非得留在老師不喜歡他的班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閱讀,就是我的Style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