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芬  

這幾天,看到被勞委會追討當年為企業主代墊的薪資,經過數次抗爭仍不得善待,只得在台鐵臥軌繼續抗爭的阿公阿嬤們,再看到因為抗爭行動致使行程被耽誤而說出恐嚇暴力言語的人們,心情實在沉重。這讓我想起了數年前在某個親子營隊曾遇見的兩個孩子。

 營隊中有個活動需要請孩子排隊依序抽籤說說話。活動進行途中,原本排著隊的前後兩個孩子起了爭執,直到其中一位放聲大哭了起來,才被大人們發現。(為了方便接下來的說明,我把放聲大哭的孩子稱為小平,另一位則稱為小偉。兩位約莫是中班的年紀。)

 小平立刻被媽媽氣急敗壞地帶到戶外的長椅上,我因為不放心跟了上去。媽媽抱著哭得近乎歇斯底里的小平,頻頻質問「不要哭!」「說,他怎麼欺負你!」小平哭著邊用力試圖說點什麼,這時,順著張大嘴流出的口水中有一些血絲,媽媽邊把小平放著讓她站在長椅上,語氣更是按耐不住道,「哎呀,你流血了!快說,不要哭,他到底怎麼弄你的!!」小平持續大哭著。此時,一旁站著觀望許久的哥哥(年紀約大班)也著急地開口了,「弟弟,你說他怎麼弄你的,我們一定要叫警察來把他抓走!!」媽媽也接著說,「對!!叫警察把他抓走!」

 在這段過程中,剛在書上看過「積極聆聽」的作法,正積極練習的我,一直都撫著小平的背,在他耳邊持續說著「被弄到,一定很生氣喔。」「你一定很痛,很不舒服喔。」

就在「叫警察」聲與我的積極聆聽中,其實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情奏效了,還是就只是情緒發洩夠了,小平的情緒緩和了下來,哭聲也越來越小,開始說著自己排隊時因為與小偉一言不和,小偉從背後勒住了他的脖子,讓他在難受之下咬到了自己。媽媽跟哥哥聽到小平這麼說,媽媽說著下次遇到同樣情況該怎麼反擊回去,哥哥則義憤填膺地說「等一下我們一起去找那個人算帳。」我則問他「想不想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小平看著我點點頭,我說「好,那如果等一下你或是哥哥看到他,或是我看到他,我們再互相提醒,問問看他到底為甚麼要這麼弄痛你。」

 隔了一會兒,兩兄弟老遠叫住我,擠眉弄眼地示意我在空間另一端的小偉。於是,我們一起走向小偉,我走近並叫住他,彎下腰說「小偉,小平想知道,剛剛你怎麼那麼生氣,也想讓你知道,他有多麼不舒服。可以聊聊嗎?」小偉點點頭說,「是他先推我的!我這邊也很痛耶。」我說,「你也被弄痛了。我幫你秀秀。」小平看著小偉手指的胸口接著說「那你還不是掐我脖子,我都不能呼吸耶。」我說,「這樣聽來,小平也不舒服呢。」小偉接著說,「對不起啦,我弄太大力了。」小平說著「沒關係啦。」後牽著哥哥的手迅速離開了。

 

現場只剩下我跟小偉了。我說,「小偉,你剛剛很生氣才推了小平的喔?」小偉點點頭後低著頭說「可是,我更氣媽媽!我對媽媽有好多氣!」聽到他這樣說,我居然頭暈耳鳴,一時無法反應,只能深深抱住他。後來我才知道,小偉其實是知道自己把對媽媽的氣一併出在小平身上的。所以,對於小平,他沒有委屈,因此願意很快地,不遮掩也不指責地道歉。

 

原來,一句話,一個人,一個事件,觸動了的是內心深層的感覺與經驗,因而發動了某些情緒,讓人做出了某些反應。

原來,對於某句話,某個人的言行,某個事件的情緒與反應,從來都不單純只是那句話,那個人,或是那個事件而已。

 重要的是,那句話,那個人的言行,那個事件,究竟投射了你內心深處裡的什麼樣的經驗,讓你內心升起了某些情緒。

 重要的是,你是怎麼樣看待那樣的情緒?

是把它的由來好好看清,讓自己有能力作主,選擇接下來要採取的行動?

還是任由那樣的情緒淹沒,然後主宰你?

 這件事,是我在小小的小偉身上學到的。

創作者介紹

愛閱讀,就是我的Style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