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芬   

「不行!不行!這個你不會!你會戳到自己!」

 下班回家,一進門就聽到爸爸正對著外甥女警告著,循聲找人就看到,一歲九個月的外甥女一手捧著碗,一手拿著小湯匙正試著把食物送進嘴裡,一旁是邊說著話邊想要出手阻止的爸爸。我雞婆地想要幫兩人的忙,於是我說「她想試著自己吃很好呀。你會擔心,那我來顧好了。」接著,爸爸拿來了另一個裝了食物的碗,一邊餵了起來,說是這樣比較快。我摸摸鼻子閉上嘴,繼續照顧拿著湯匙想自己吃飯的外甥女,心裡想著「吃飽果然還是比較重要呀!」

 雖然我心裡明白,身為一個照顧者總是有一個個的目標必須達成,有時流程是否順暢與責任感作祟很容易使人忘了真正的主體應該是被照顧者,也就是小孩。當然我們也不能忽略,這遺忘了主體的作為是出於濃濃的愛意與關心。

 週日一早,「貪杯」的我在吃了少少的早餐後,連續喝了兩杯濃濃的咖啡。果不其然,我的胃在一小時後就以疼痛向我表達抗議。晚餐時,胃的症狀雖稍稍緩解,但面對晚餐,毫無胃口,這樣的我,終於引起了媽媽的注意。

回家前,媽媽心疼地問我:「要不要煮個稀飯給你吃?」

我說:「不用,讓胃休息一下就好。」

見我沒領情,媽媽緊接著說:「啊,你最近吃太少了。你看你瘦成這樣,減肥瘦身也要照顧自己啊!」

我說:「媽,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而且我只是跟以前不一樣,變得少吃多動了而已。這樣很好呀!」

媽媽:「是不是太忙了?」

我:「媽,我是喝了太多咖啡才胃不舒服,不是你說的那些啦。」

媽媽:「我現在煮個稀飯給你吃,好不好?你晚餐都沒吃?」

對話中,我一直想著媽媽的好意,想要耐住性子,好好溝通。但大概是感覺到被指責不會照顧自己(我自己對號入座啦),內心裡那個一直沒有感覺被信任的小孩冒了上來,語氣終於變得不好「我只是胃不舒服,現在不想吃東西,休息一下就好。你不用煩惱我啦。」

臨別前,氣氛凍僵,我尷尬地匆匆衝出門回家,心裡卻一直懊惱著怎麼老是處理不好跟媽媽溝通這件事,明明她就是好意、就是關心啊。

 滾燙的關心,讓我無法招架。隨之而來的被負面猜想、對我的不信任,令人感到無助,我甚至有些惱怒。原來,四十歲的我,在父母面前還是無能的。而我還是那個極力想證明自己能力的小孩,一如十幾歲時想盡辦法試圖要讓父母懂我的我。我發現,我的煩惱從來沒改變過,就是被父母的單方溝通所困惑,我依舊是個沒有被了解的小孩。

 大概是因為這樣的背景,生養了孩子後,我逐漸看到那個想要被了解的內心小孩。隨著我的看見,我開始成了別人口中的「什麼都好」媽媽、「什麼都沒關係」阿姨。

對於身邊大人對任何孩子說出的

「洗手沒?真的嗎!我檢查看看!」

「就吃這麼一小碗哪夠!再來添一點!!」

「你回家有沒有讀書?真的嗎?作業本拿來,我看看!」

「外面很冷,你穿這樣不行!來!再穿一件!!」

「你今天有沒有大便,快去大!」

「不要跑,會跌倒!!」

「牙刷好了嗎?我檢查看看!」

「考這麼高分,怎麼可能??」……

種種屬於不事先了解孩子心情,就只就自己的方便說出嘴的單方溝通,我好像長了天線似的極其敏感。大多數時候,我會變成「白目」的大人,站在小孩那邊,試圖把他們已經小聲說出口的辯白再加強一次說出來。事實上,我隱約知道,那也是幫小小的自己說話。 

如果問問天底下的父母,他們最大的心願是什麼?我猜,絕大多數的父母一定跟我一樣,會答說「希望他們成為能照顧自己的獨立個體。」於是,想到這裡,我就不了解了。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對話中,忽略孩子想法的那種種不信任究竟是什麼?還是關心還是愛意嗎?

對孩子來說,那樣的關心真的傳到孩子的心裡了嗎?還是孩子會像我這樣,明知是愛意是好意,卻對傳達不出想法感到無力,對單方的滾燙熱情無力招架,而下意識只想逃跑?結果,關心是不是順利傳達出去了呢?好意是不是在說出口的同時就凍僵在空氣中了呢?

四十歲的我,這次想幫自己一個忙。要先放下幼時不良溝通經驗的制約,試著幫小小的自己再次說說話,「你們的好意,我都知道。但是請相信我,我有能力照顧自己,絕對不會委屈,也不會虧待自己。」也相信所有的孩子都會為自己好好體驗人生,也請您相信自己,相信孩子。大人們只要在旁傾聽孩子,陪伴孩子就好。

 

 

創作者介紹

愛閱讀,就是我的Style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