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芬    

今天早上在停車場看見一對父子。 

不知在我們出現前,父子倆有些什麼互動。我們出現時,兩人都望向我們。他們正等著機械停車位往上升。我很快地把注意力放在小孩身上。小孩個兒小小(大約四歲),背著一個超過身體一半大的「何嘉仁」書包站在爸爸腳邊。半晌兒,小孩開始伸出手跟爸爸小聲哀求,爸爸挪開手低頭嚴厲地說「快跟爸爸對不起!」聽到這話的小孩開始抖跳起來,嘴裡嘟囔著聽不清的話語,爸爸維持原本的姿勢繼續說「快跟爸爸對不起!」

僵局就這麼維持著,直到機械車位停止動作。接著在爸爸的一句「快去邊邊站好,我要去開車」之後,小孩立即停止了原本的一切動作,表情灰暗心地跑到「邊邊」站好。 

看著短短的這一幕,我百感交集。好想知道那位爸爸堅持要孩子道歉的「好意」究竟是什麼?另外,也為那位爸爸為了某種堅持,再一次拉開自己與孩子的距離感到惋惜。 

有次某個剛認識的朋友好奇地問我,「你家誰扮白臉誰扮黑臉?」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我有一瞬間愣住、回答不出來。事實上,這樣的角色分配從未出現在我家,也因為這樣,在終於搞懂問題後,我反問她「為什麼要白臉黑臉?」 

「孩子總要怕一個人吧!」答案終於出現。 

這個答案有意思。但「怕一個人」的用意究竟是什麼?朋友說,「不然,孩子會無法無天,教不來。」據說,她家是爸爸扮嚴厲的黑臉,只要爸爸出個聲,孩子就不敢「搞怪」,或者只要說「等爸爸回來,你就知道」,孩子就立刻會變得乖乖的。聽起來,很像操作聲控機器人,只要說某個密語,機器人就會做出某個動作,還滿好用的樣子。

我想起,好多年以前有位同事,有兩個明星高中的孩子。當時,我剛好為了孩子不練琴有些煩惱,同事聽完我的困擾,跟我分享她的經驗,「我是從小孩開始練琴時,就請鋼琴老師狠狠揍他們,回家再安慰。結果小孩都乖乖練琴。你也這樣不就好了?」後來,我不但沒有照做,還因為自己不想把孩子喜愛音樂的熱情給逼走,所以依孩子意願選擇了不學琴。因為,當時的我,對於花錢請人打小孩這樣的事,實在下不了手。

再想想,「孩子總要怕一個人吧!」的說法。如果因為希望用某個手段達到制約孩子的目的,而要剝奪心愛的另一半當慈父(慈母)的選擇權,讓他們當黑臉,與孩子保持距離這件事,我更是狠不下心。

幼時記憶中的父親,就是個十足的黑臉。只要父親在家,吃飯時,得要安靜;假日父親沒起床,就不能弄出聲響;父親哼一聲,誰也不敢有意見,更別說父親開口時,大家就心知肚明知道「事情大條了」。印象中,不記得自己曾有過因為怕父親,所以什麼事不做,倒是因為怕父親而少了好多跟父親談心的機會與親密互動,甜蜜的記憶也寥寥可數。光這麼想,就覺得損失好大好大。非但我自己不甘心,我猜連父親自己一定也覺得划不來。

我覺得,有緣當父母子女就是一件很幸運的事。然而,父母子女能在同一個屋簷下相處的時光卻是極其有限,年輕的父母往往很容易就忽略了這一事實,而把次要的事擺在前面了。年輕的父母,忙著把子女教養成符合社會標準的樣子而把表達甜蜜愛意的時光擺在後頭;年輕的子女在缺乏甜蜜互動經驗的家庭中,學不來怎麼跟父母相處,於是急著離開父母去體驗人生。父母子女就這樣交叉而過,彼此都錯過了。真的好可惜好可惜。

或許你會說,那如果不嚴厲教孩子,孩子怎麼學得會。那我得要請你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所生下的寶貝。就如同NLP心理學所說的,「人生來就具備了歡度人生的資源」,每個人都有能力把屬於自己的人生過好。只要寶貝們也能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是有能力的,就足以支撐他們過自己的人生。父母所需要扮演的角色就只是愛他們、時時支持他們就好。

其實,今天早上站在一旁觀看的我,內心裡有股衝動。我真想把心裡的話告訴那位父親,好好把握幫孩子的心靈打底的這段黃金時光,你的甜蜜愛意才是將來陪伴他度過人生任何階段的養分。千萬別再恣意任由心底的那擔心自己教不出符合社會標準孩子的恐懼來破壞好不容易得來的緣分。不然,真的好可惜好可惜!!

創作者介紹

愛閱讀,就是我的Style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