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新港板陶窯壁畫

 

怪獸芬  

暑假開始第一天的晚上,我就跟兒子有了小小的精采互動。

放假前兩個月,應某大機械系老師的邀請,幫兒子答應了老師,暑假一開始就會去參加兩週,也就是十個整天的外燃式引擎造物營。接到邀請電話當天,老師的盛情加上我的私心(希望兒子去試試動手造物),雖然,電話中我口裡說著要回家與兒子商量,心裡卻打定主意,非得要讓兒子去參加。就是這樣的私心,讓我罕見地使出了威權。對於兒子,從頭到尾,我就篤定要只做到告知,沒有商量也不打算讓他有選擇。這樣的我,反常地拋棄了平日對待孩子時的尊重,內心夾雜了的大大好意,完全蓋過更深層的明知理虧的小小不安。 

學期結束,終於要面對造物營的事。活動第一天晚上臨睡前,兒子表明對課程不感興趣,不願意繼續參加。當我要進一步勸說時,兒子明白指出了我心底那小小的不安。

「這件事,分明是你強迫我去的,從頭到尾,沒有跟我商量,也沒有問我要不要。而且,你還強迫了表哥也一起去。」

聽到這樣一段話,我內心五味雜陳,有好多想法在流動。

「糟糕,被看穿了!」

「你這不知惜福的傢伙,這活動是全台唯一,機會難得的。」

「會不會這次不逼著,他以後都會凡事興趣缺缺。」

「就只想著要玩電玩,不願意嘗試。」

 

這些轟轟轟的想法過後,心裡有個聲音說話了。

「把你的面子放下。把這些壓力來源、擔心跟不信任都說給他聽吧。」

沉默中,我知道自己在此時,絕不能選擇逃避,一定要弭平已經產生的溝通落差。於是,我跟兒子對於自己的沒有事先商量、不尊重,向他道歉,然後把自己的期望與擔心、以及對於他能在電玩中有自制力的懷疑也說了出來。

 

兒子邊聽邊沒好氣地說,「那活動大多時間都在等待,很浪費時間,主要是我自己對於做外燃式引擎沒有興趣。

你忘了我喜歡某件事都會很用力去做嗎?這件事不好玩,不會做外燃式引擎又不會怎樣。說不定以後還有機會呀!

況且你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只會打電腦,不會調配時間,厚,我自己會好好照顧自己呀。為什麼不相信我!!」

 兒子巨炮式地回應著,我卻越聽越開心。開心的是,我跟兒子之間確實基礎穩固,能彼此坦白;開心的是,他的自信與如實面對自己,還能好好表達自己的想法與立場;更開心的是,他的不懼威權,不因為媽媽說了就去做,再加上隔天早上,他自己打了電話跟老師如實說了自己對課程的想法與感受。

以上這些不就是我這幾年堅持的教養目標嗎?

了解自己

照顧自己

如實面對自己

不懼威權地表達自己

 

當晚睡前,我們很過癮地聊了好久。我知道,我們的關係又更近了一點。

 

 

這兩三週之間,我不斷地想著這段美好互動。莊子「知魚之樂」裡的對白,時常交錯出現。 

莊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

莊子曰:「鯈魚出遊從容,是魚之樂也。」

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

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

 

確實,我們不是孩子自己,怎麼可能知道孩子的想法。既然不了解孩子的想法,又如何能自大地幫孩子判斷?

 

那天跟好友聊天。好友提起,現代父母因為「好意」或是「擔心」或是「負面幻想」而儘可能地在事前就為孩子去除可能發生的障礙,她認為這無疑是剝奪了孩子可能體驗最大範圍感受的機會,對此感到擔憂。

 

說實在的,包括我自己,也犯了不信任孩子能力的毛病。有時候也希望我是他,而他是我。

 

大腦神經語言程式學NLP中有個前提是,「人皆為歡度美好生活而生。人皆有與生俱來的資源。」也就是說,人的能力生來就已俱足,需要的是發揮的空間啊!

 有件事是我相信的。那就是,選擇與結果,一向是中性的,沒有正負之分,有的,只是人的內心投射罷了。如同,魚之樂中魚究竟樂不樂,一切取決於觀者。我們既不是孩子,也不能代為度過屬於他的人生,何不放下內心舊有負面經驗的投射,相信他生來就具備了能力,給予大大的體驗空間。

 

創作者介紹

愛閱讀,就是我的Style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