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e.png  

 

韓國明洞大街

以前在大阪遊學時,班上大部分跟我比較要好的同學中,韓國人可說是佔了大半,除了下課時常跟他們一起聊天外,我們也會一起走路回家,我也曾受邀到他們家中作客,席間,有45個韓國人,就我一個台灣人,我們彼此就用著彆腳的日文交談

遊學結束時,我的韓國朋友們還為我辦了場送別會,我們一起去吃旋轉壽司,一起去逛街、喝咖啡

雖然很多人都說韓國人的民族意識很強,他們總會自己搞小團體(像我室友班上的韓國人據說就會這樣,有事或有好吃的東西時,就會用韓文把大家給叫出去),可是在我們班上,卻完全看不到這樣的景象

當時,班上的同學有來自台灣、大陸、印尼與韓國的,可是我們的感情都很好,完全沒有因國籍而出現的小圈圈,而且去修學旅行時,我的韓國朋友們還親手做了許多紫菜飯捲給大夥吃,就連我們的導師都說,帶過這麼多班,我們班可說是少見的感情非常好的一班

 

其實,當初會進來這個班也是有個小插曲的

在去日本遊學前,早在台灣我就已經有接觸日文,雖然學得零散,但也曾翻譯過短篇文章當作報告,也曾實際與日本人交談過,所以基礎的日文底子是有的

可是,在入學的分班考試中,我因為是片假名的文盲,所以連面試都沒有,就直接給刷去了初級班

在班上,我的位置坐在最後面,而坐在我旁邊的則是一位漂亮的韓國美女(我一直都覺得她好像女版的Gackt

忘了我們是怎麼開口閒聊的?總之,她雖然看起來酷酷的,但意外地我們卻非常有話聊

聊了一陣後我們對彼此都有一個疑問,那就是——為什麼妳會在初級班?

她說,她在日本已有好些年了,雖能溝通,但卻不太認得字(也就是說,我們倆會在這個班是因為我們都是文盲 XD

於是,我們的感情自然而然地就好了起來,也經常會充當彼此的翻譯——我幫她翻中文,她幫我翻韓文

一天,我在跟班上的台灣人閒聊時,她突然問我:「他剛講的是中文嗎?是標準語嗎?為什麼聽起來好像不太一樣?」

我說不是,剛那位同學講的是台灣話

她聽後又問我:「所以妳會講中文、台灣話、日文跟英文囉?」(之前她曾聽我用英文跟印尼的同學聊過天)

「那妳要不要也來學個韓文呢?」

聽她這麼一說,我開玩笑地回答:「如果我想學的話,妳要教我嗎?」

「好啊!我教妳!」當時,她很快就答應了

可惜那時,我的眼裡只看得到hyde,一心只想好好把日文學好,對於韓文始終興趣缺缺

只是沒想到多年後,我到底還是學起了韓文,該說是造化弄人?還是宿世的緣分?

早知道會有今天,當年就該死扒著我那些韓國朋友不放才是(而且這麼一來,我也可以假借探親之名三不五時去韓國追星了

 

創作者介紹

愛閱讀,就是我的Style-世茂出版集團官方部落格

shym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